棉花糖文學 > 網游小說 > 活人冢 > 正文 第197章 藏劍之軀

正文 第197章 藏劍之軀

推薦閱讀:烽火佳人顧輕舟輸出之神網游之凡人進階記天道制霸計劃諜海獵影一世兵王路過漫威的騎士大照圣朝無雙庶子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撫琴女也用那種眼神看著我,那意思是跟駝子是一樣的,我手中這個東西曾經是別人手中的一把神兵利器,但是這東西在我手中卻如同一根燒火棍一樣,我充其量就是用它來激發我體內的五行之火,但問題并不是每次都管用,而如果重新熔煉,以我之血來開啟它的話,那么這東西之前的神力就會全部被洗掉,好處就是以后只有我能使用他。

    我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駝子開口了:“你今后的日子不會平凡,如果沒有一件趁手的兵器是無法救出你那個她的,因為她現在被一個很強大的人給禁錮了所有,所以,告訴我你的答案。”

    “我需要一把趁手的兵器,不管它之前如何,但終究不屬于我,我需要把它變成一個我自己的東西。”我將手中的棍子直接丟進了那熔爐里面。

    這一動作,讓駝子跟撫琴女都松了一口氣,駝子說:“年輕人,你總算是能夠自己對自己做決定了,如果剛才你沒有將手中這棍子丟進熔爐,那么你就會死在這里,因為放任你出去只會丟了你身上所有的東西。”

    “死在這里?你們要殺我?”我問。

    撫琴女說:“如果你達不到你師傅所期望的高度,那么我有權利將你就地處死,這樣的話你師傅就不會再因為失去徒弟而傷心重新陷入心魔。”

    “我不懂。”

    “你不需要懂。”駝子這個時候接過話茬說:“將你的血滴進熔爐之中,我不讓你停就不要停。”

    我咬咬牙,走到熔爐旁邊拿過旁邊的刀劃破我的手腕,殷紅的血稀稀拉拉的流進了熔爐里面,本來以為我體內有血葡萄跟活太歲會幫我迅速愈合傷口,但是這刀劃出來的傷口竟然不會自愈,鮮血流的越來越多。

    但是這一次我沒有之前失血過多的眩暈感,駝子站在我身邊告訴我這是血葡萄的功效,血葡萄可以讓人有流不盡的鮮血,況且我吃了足足二十八枚,所以說我現在就是一個龐大的血坑,哪怕弄一臺泵來抽,都抽不干我的血。

    在熔爐之內,長長的棍子已經被燒紅,變軟成了一灘猩紅的鐵水,沾染上我的血后那些鐵水變得更加沸騰。

    我扭頭說:“前輩,行了嗎?還要繼續用血來澆灌么?”

    “你需要一把什么樣的兵器?刀槍劍戟?”

    “劍吧。”我說。

    駝子點了點頭,然后說:“不用繼續滴血了,夠了。”

    說來也怪,他剛說完,我手腕上的傷口竟然自動愈合,他一把將我推開之后,伸手打開了滾燙的熔爐,猩紅的鐵水就這么順著鐵管流到了他面前的大石塊上面。

    他重新操起旁邊的錘子開始捶打,那些鐵水被他一點點的打造成一把劍的木讓,并且這把劍看起來就給人一種殺氣凌人的感覺。

    等他鍛造的差不多時,他又將這個半成品丟進熔爐,讓我繼續放血。

    如此反復五次之后,一把漆黑的劍出現在那石塊上面,這柄劍就好像是自動凝聚成形的一樣,駝子所做的就是將其打造的更加漂亮美觀。

    不多時,一柄利劍出現,但卻唯獨少了一個劍柄,駝子看著我說:“這劍柄該如何?以何物制作?”

    “既然劍身是以我之血鑄造,那么這劍柄就用我體內的骨骼鑄造如何?”我說,其實這個想法還是因為我看到彭祖那柄劍的時候才有的想法。

    此話一出,撫琴女驚呼一聲,而駝子臉上卻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說:“看來他沒錯,他沒有收錯你這個徒弟,如此,那我就用你的骨骼來鑄造這劍柄,但這卻需要七七四十九日來鍛造,你可愿讓你這肉身在此待上七七四十九天?”

    “為求寶劍,萬死不辭,在此陪前輩一些時日又有何妨?”我說。

    “好。”駝子似乎是對我越來越滿意,伸手一揮,我就感覺全身的骨骼傳來一陣陣的劇痛,然后我的肉身就像是竹簽上面的羊肉一樣被玻璃,我的整個骨骼從我體內走了出來自己跳進了熔爐里面。

    在骨骼離體之后,活太歲瞬間修復了我的傷口,而撫琴女此時也瞬移到我身邊將我扶了起來,但是我現在就像是一個面條一樣根本站不穩,整個人都趴在撫琴女身上。

    我深吸了一口氣,她身上還挺香的。

    駝子這時候說:“靜,他的骨骼需要鍛造四十九天才能跟這把劍融為一體,難道你就要背著他站在這里四十九天么?將他放在房間里面吧,讓他睡一覺,一覺醒來就差不多了,這段時間里,你去幫我辦一件事情。”

    “是。”撫琴女很聽駝子的話,把我丟到屋的床上之后就離開了。

    四十九天的時間,我雖然處于睡夢中,但是也能知道駝子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我在心里默默的算著,終于,四十九天過去了,撫琴女再次回來了,她將我從屋里面背了出去,然后在我自己震驚的目光中,我的骨架又自己回到了我的體內。

    將近兩個月沒有起身活動的我甚至都有些站不穩,駝子說:“劍身已經藏在你的體內,只要你想要,隨時都可以召喚出來,它就像是你的第三只手。”

    我將信將疑,用意念來操縱我的劍,緊接著一柄長約三尺的劍出現在我手中,此劍并非沒有劍柄,而是我本身就是劍柄,三尺青峰綻放著赤紅色的光芒。

    駝子說這是血葡萄的靈氣,而劍柄則是骨質的東西,有種很冰涼的感覺,他說這是他多年前得到的一塊寒鐵,也將之加入了我的骨骼之中。

    我手中把玩著這柄劍,可以說這是我這三十年來得到最好的禮物了,我走到旁邊的一棵樹前揮動手中的長劍。

    這棵樹在我手中的劍面前,就像是一張薄薄的紙一樣直接被攔腰截斷。

    如此鋒利的劍可以讓我的戰斗力更上一個層次。

    我看著駝子說:“前輩,如此大恩大德我……”

    “不用說這些話,你走吧,希望留你在這里這么長時間,你不會怪我。”駝子說。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sodic.live/xs/7/7790/860124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