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網游小說 > 活人冢 > 正文 第099章 祖爺的往事

正文 第099章 祖爺的往事

推薦閱讀:烽火佳人顧輕舟輸出之神網游之凡人進階記天道制霸計劃諜海獵影一世兵王路過漫威的騎士大照圣朝無雙庶子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我本以為那是獨眼龍,結果走近以后才發現這個人是那個祖爺,他手里還提著一個類似于雨傘的東西。

    在距離我三四米的地方,他站住了腳步說:“是你讓他來暗算我的?”

    “是我自己想要暗算你,他入得伙,有句話叫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怎么?想要主動殺我滅口了?”我硬著頭皮,因為我不知道他會不會殺我,盡管黎老頭說他不想殺我,但是認為他還是會殺掉我。

    “既然你已經等不及了,那就跟我走吧。”

    他瞬間出現在我面前,然后身后在我后背點了一下,我整個人就眼前一黑軟了下去。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已經坐在了長途汽車上,他就坐在我旁邊,手里面拿著一只麻雀在一抖一抖的,而且這麻雀還飛不起來。

    我活動了一下身子:“你要帶我去哪?”

    “去一個很遠的地方,那里有我幾百年來尋找的真相,或許在那里,你也能找到自己想要知道的真相。”他說完,伸手把鳥放進了隨身的兜子里面躺在椅子上睡了起來,其實我知道,他只是不想理我。

    外面的夜景很美,但是我現在無暇欣賞,因為我不知道這老癟犢子要帶我去哪。

    我在身上摸了摸,好在手機沒有被他給搜去,所以我就被束錦和徐老一人發了一條信息,告訴他們我被祖爺給綁架了,現在不知道他要帶我去哪里。

    發完以后我剛準備關機,才發現他并沒有睡而是一直看著我。

    他說:“那就是傳說中的智能手機吧?”

    “額…是。”我心里一喜,看來這老癟犢子并不知道這種高科技。

    他從我手里躲過去翻看起來,然后又丟給我,說這玩意一點都不方便,而且只要丟失上面的求救信息的回復可能就看不到了。

    我臉色一白,他卻說:“你不用害怕,我沒有要殺你的意思,只是想要找到我所追尋的答案,就必須要有一個擁有陰陽眼的人在場,而你恰好是這個人選。”

    “有陰陽眼的又不止我一個。”

    “我只認識你,不認識別人。”

    “以你的脾氣,不應該是抓一個就好嗎?他不從你就殺了他。”

    “所以我找到了你。”

    我:……

    他都說到這個地步了我還能說什么?索性閉眼躺在這椅子上面,但是我一直都在暗中觀察著他。

    一路上這車走走停停的,而我發現他其實也像個正常人一樣,困了就睡餓了就吃,偶爾也會奪過我手里去鼓搗兩下。

    走了大概能有個兩天的時間,他拉著我下車了,其實這也是我主動要求的,因為再坐下去我可能會暈車暈死。

    找了個旅店以后,他卻強烈要求要跟我擠一個屋子,搞的前臺看我的眼神都不對了。

    但是旅店就是旅店,跟酒店沒得比,我坐在床上看著電視里面播放的電視劇,像什么手撕鬼子口噴銀針之類的。

    他坐在我旁邊冷哼一聲:“如果抗日年間真有這種高手,那他媽的這仗還用打八年嗎?什么樣的傻逼才會排出這種電視劇。”

    “那你跟個怪物似的刀槍不入為什么就可以?再說了,這只是一個電視劇而已,看別人耍猴不好嗎?”接觸久了,我也敢跟他抬杠了。

    他說:“抗日那會兒,我們缺乏武器裝備,二十個人有時候還殺不死一個日本兵,哪會像這樣這么輕松?簡直就是對抗日先烈的侮辱。”

    “說的跟你經歷過抗日戰爭一樣。”

    “我經歷過。”他極其嚴肅的看著我說:“我經歷過那個年代,我年輕的時候造下的殺孽太多,所以到了晚年的我開始喜歡上一些孩子,我開始相信因果報應,也樂忠于將這些孩子們撫養長大,教給他們做人的道理跟一些粗淺的功夫,但是那幫日本狗一來,一切都變了。”

    他的表情開始變得很難受,這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感覺,裝是裝不出來的,如果他真是裝的,那他的演技真的可以碾壓全球任何一個演技爆表的明星。

    他說:“那些孩子才十幾歲,有的甚至才三四歲,那些日本狗趁我不在家的時候把孩子們用刺刀跳起來供他們玩耍,我恨啊,所以我殺光了那些在我們村子作亂的日本狗,但是狗太多了,我殺了一群還會有另一群,并且我殺的越多我內心的邪念就會越重,當我殺到一千多人的時候我開始明白了,螞蟻是永遠殺不完的,況且戰火在我們的土地上燃燒,令人民不聊生,所謂國家興亡匹夫有責,我開始明白只有殺了蟻后才能終止這場戰斗;所以我一個人潛入到了日本,在日本蟄伏了數年之久才見到那個狗天皇。”

    “然后呢?”我問。

    “我本來可以殺掉他的,但日本雖為彈丸國,卻也有著自己的底蘊,在我剛要對他出手的時候,一把狹長的刀就已經捅進了我的胸口,那個人掌控著三柄刀,兩柄在雙手,另一柄插在我胸口;在我國歷史上管這個叫御劍術,但在日本,這叫武士道。”

    我適時的插上一句:“結果呢?你敗了?”

    “放屁。”他突然吼了我一句把我嚇得不輕,他說:“區區武士道能敵得過我?我把他們全殺了,但是這個時候天皇也已經帶著他的狗屁軍隊跑了,他們的作用可能就是拖住我,錯過機會再想殺他就不在那么簡單,我功夫強但是卻抵不過那些炮火,但是當我再一次墮入殺戮的深淵之后,我發現我變得不在懼怕那些東西,于是我一直在等,哪怕是殺掉新一任的天皇,也都可以終結這場戰爭,所以我一直都在等,但是那個狗天皇漲了記性,兩年不出大門,又過了一年,美國的轟炸機來了,投下了兩顆原子彈,從那以后日本就投向了。”

    我看著這個滿臉堅毅的老人,感覺他其實也并不是那么可惡,一個能以國家為重,說出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句話的人,又能壞到哪兒去呢?

    我深吸一口氣說:“那祖爺,你叫什么名字?我不是你后人,一直管你叫祖爺,我不習慣。”

    他笑了,說:“你想知道?”看更多好看的說! 威信公號:HHS665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sodic.live/xs/7/7790/841096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