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網游小說 > 活人冢 > 第014章 黎婆婆的反撲

第014章 黎婆婆的反撲

推薦閱讀:超級軍工科學家電影人傳奇地球穿越時代重生神醫嬌妻馭夫記生死柱混沌天帝訣近戰狂兵實力不允許我低調顧輕舟名門暖婚:權爺盛寵妻

    等我穿好衣服后,他塞給我一個綠色的葫蘆說這是他手做的藥丸,可以暫時壓制我體內的痋卵,但是不可多服,一天一粒即可。

    葫蘆里有兩百丸,也就是說在兩百天之內我是相對安全的,但同時也代表在兩百天之內我要找到可以完全解脫我身上三種蠱毒的方法,不然的話藥丸吃光我依然會死。

    我接過之后跟他道了聲謝,他又語重心長的說:我這幾天會盡力去查解決你問題的辦法,有線索的話我會聯系你,還有……

    我疑惑道:什么?

    他說:把醫藥費結一下。

    ……

    路上,我問牛隊這個黃先生家里有沒有親人之類的,比如說黃先生的父母。

    牛隊想了想說應該沒有,他認識黃先生七八年了從沒聽說過黃先生有什么親人因為他不喜歡交際所以也沒什么朋友,所以一直都是一個人住。

    牛隊沒在這個話題上面停頓,轉而問我中的蠱怎么樣了,有沒有解除。

    想到黃先生的話,我就說:“已經沒事了,他還給了我一葫蘆的藥丸讓我自己調理調理。”

    “那就好。”

    “牛隊,我想辭職。”

    “辭職?”牛隊把車停在路邊以后很正經的問我:“怎么了兄弟?是不是覺得工資不夠用?要是不夠用你就說話,哥給你漲工資,咱們認識這么些年了有啥不能說的?”

    我搖了搖頭說我這樣的說不定啥時候就死了,為什么你還要留我在單位?

    牛隊想了一下,問我:你認為我對你有所圖?

    我不可否認的點了下頭。

    牛隊笑了,從身上摸出一支煙之后說:也不怪你會這么懷疑我,其實我之所以能跟老黃成為朋友就是因為我跟他是同一類人;但是哥哥是打心眼兒里把你當朋友,當然了,如果你實在不想干了,我也不強留你,工資我也照給你發。

    我搔了搔頭皮說:對不住啊牛哥,我不該懷疑你,辭職這事兒咱以后再說吧。

    之后我又給束錦打了幾個電話,依然提示不在服務區;我一把將手機摔在床上,難道他鉆山旮旯里面了么?

    我爹在我這住了兩天以后也跟我大爺回老家去了,空蕩蕩的房間又只剩我一個人了,尤其是墻角那個嫁妝盒,就像是懸在我頭頂上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我躺在床上盯著那個華報復,一種強烈的求生欲在我心里燃燒起來,我當時就在想,什么他媽的尹秀娟,什么他媽的三蠱纏身?去他媽的嫁妝盒。

    真把老子給逼急了,我就一把火燒了它,再到山溝溝里買一把土槍,一個個的把他們全給崩了,我還就不信這些人煉蠱還能把自己煉的刀槍不入?

    咚咚咚——

    深夜的敲門聲總能我心跳加速。

    “誰啊?”我并未起身,只是側頭問了一句。

    “是我啊。”

    我一聽這聲音有點熟悉,但是馬上想不起來是誰,就趴到貓眼上面往外看去。

    門外竟然是消失已久的周永全。。

    我不敢開門,因為我不知道他會不會是黎婆婆煉出來的什么鬼東西,就問他有什么事情。

    周永全說讓我趕緊離開這,黎婆婆已經開始對付我們兩個了,束錦可能已經遭遇不測了,如果我還繼續留在這的話我必死無疑。

    甭管他說的是真是假,但話已經說到這里并且有關于束錦的消息,我就把門打開讓他進到了屋里,問他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周永全說自從那天束錦跟他一起破掉黎婆的三尸拘魂陣以后黎婆就一直在打算對我們下手,但是束錦不是什么省油的燈,所以黎婆那天就弄了一個跟他一模一樣的尸怪去賓館找我的麻煩想把我當成突破口,可惜被束錦識破。

    可就在前幾天,他收到束錦的一條短信,說黎婆已經對他下手了,束錦身受重傷最后沒辦法只能讓他來通知我。

    聯想到這么幾天一直束錦的電話一直都打不通,周永全又不像是騙我的,我也有點慌,問他我現在該怎么辦?

    他坐在沙發上,一直低著頭也不說話。

    我趕緊拿起茶幾上的煙遞給他一支,說:事情既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那一切都聽老爺子吩咐。

    他一咬牙一跺腳說,“看你小子挺會來事,就幫你這最后一次吧。”

    “謝謝老爺子。”

    他兩只手在一起搓了搓說那次去黎婆家里的時候發現她家里面有我的瓷人冢位,這個一定要想辦法破掉,既然已經有了瓷人冢那就代表她已經做好動手的準備。

    我一凜,急忙問什么是瓷人冢位?

    他解釋道:瓷人冢位就是一個跟我長相差不多的瓷人娃娃然后在背后下刺上我的生辰八字,這樣的話我就相當于是那個瓷人。

    我說那該怎么辦?

    他想了想說現在只能躲,等束錦傷愈歸來以后再跟黎婆婆決一死戰,然后他又問我有沒有白色的衣服?我說有。

    他告訴我這段時間不要在家里住,并且出門一定要穿白色的衣服,衣服上要用血書寫上我的名字,同時家里面還要再立一個刻著我生辰八字的玩偶,從而掩人耳目。

    并且告誡我如果在外面的時候身上的背心發燙,那就代表我離死亡就越近,讓我到時候千萬不要輕舉妄動,因為我一動就會壞掉身上的氣場,泄露我的氣息,這樣的話家里的玩偶就會被識破。

    我點頭,將他說的話全部記了下來一一照做。

    如果說之前我還對他有所懷疑,但當他毫不避諱的說出黎婆家有我那個瓷人跟等束錦傷愈歸來的時候,我就選擇相信了他。

    等一切都弄好以后,天已經蒙蒙亮,他也向我告辭離開。

    結果他剛走,牛隊的電話就來了,問我今天晚上能不能上班?

    上班這件事情催我一次兩次我拒絕了可能沒什么,但牛隊都問了這么多次了我再拒絕就不好看了。

    就說能上班,但是不能去三期。

    他說這個他可不敢保證,因為現在三期已經有部分居民入住了,又是新樓盤,那里肯定要安排不少人員,不過他說盡量不給我安排到那邊。

    我開始有點后悔說今晚可以上班,牛隊可能也知道我怎么想的,就說今天算給他幫忙的,事成了以后這個月底給我加一千塊錢補助。

    想到這幾天我不光沒上班還一個勁兒的花錢,積蓄也花了不少,就咬牙應了下來。

    怕個毛,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條咸魚。看更多好看的! 威信公號:HHXS665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sodic.live/xs/7/7790/524021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