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網游小說 > 慢慢喜歡你林初夏 > 第937章 那一晚疼嗎

第937章 那一晚疼嗎

推薦閱讀:瘟疫醫生重生之八十年代新農民我爺爺是迪拜首富李凡林青青謹姝我的漫畫家攻略獵妖高校諸天盡頭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神級龍衛)都市修真醫圣絕世武帝

    第97章那一晚疼嗎

    “真的……都是你嗎?”

    她顫抖著聲音,淚水晶瑩落下,打濕了面頰。

    他指腹溫熱,一點點擦拭,憐惜的看著她。

    “都是我,阿言溫言,難道不是我這副樣子嗎?我愛你,這一點毋庸置疑,你愛我又有何不可?”

    他把她摟在懷里,那樣心翼翼的抱著,就像是抱著世界最名貴的珍寶一般。

    “別哭了,一切都會好好的。”

    “是嗎?真的會好好的嗎?”

    可是,她為什么覺得心里空下去一塊了呢。

    仿佛……有一個至親的人離開了自己,再也回不來了。

    謝婉身體虛弱,沒哭多久就沉沉睡了過去,兩個人的身體狀況都很糟糕。

    溫以晴知道阿言走了,但是別人不知道,姐弟兩守口如瓶。

    只有紀月聲念叨。

    “命里入星,怎么……那顆星星消失了呢?”

    就像是雙黃蛋一般,突然變成了一個。

    那么只有一種可能,其中一個消失了。

    她見大家都沒關心這件事,她也就沒說了,有時候做個糊涂的人并沒有不好,比那些活的明明白白的人輕松太多。

    謝婉和溫言足足在醫院里待了半個月才能出院,這婚禮勉勉強強算是完成,兩人結婚證也領了。

    可后面溫言不滿意,想要等出院再舉辦一次婚禮,但是卻被謝婉拒絕了。

    一來是怕麻煩,太過興師動眾,而且她都要對婚禮產生陰影了。

    她不需要什么儀式感,只要身邊是對的人就可以了。

    二來,請柬上的名字是阿言,她不想改動,這是她欠他的,也只能還這么一點了。

    也不知道阿言在他的身體里好不好,能不能看到自己,會不會像電視劇里那么奇幻,陷入沉睡,不再醒來。

    這些話都梗在心里,無人訴說。

    溫言回來她很開心,而且她發現一個奇怪的現象,兩個人真的是越來越像了。

    溫言依然性情沉穩,為人處世都難以挑剔,可是卻有些細節很像是阿言。

    她在溫家,夜里有雨,她會很自覺的爬起來去又欠的房間看下,然后再去溫言的主臥。

    兩人現在也是合法夫妻,守得云開見月明,但是卻沒有住在一個房間里。

    因為她難以釋懷,自己愛上兩個狀態下的溫言。

    她迷迷糊糊的來到溫言的臥室,還以為他是阿言,所以并沒有任何防備,畢竟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她揉著惺忪的睡眼進去,溫言剛剛洗好澡出來,身上赤條條的。

    里面的浴袍已經被下人拿去換洗,忘記放進來了,他打算出去找見睡衣穿。

    剛打開浴室的門,就看到謝婉從面前走過,朝著陽臺而去。

    很熟練地檢查窗戶,發現漏風,趕緊關上。

    然后轉身往回走。

    這一次倒是看到了溫言。

    但是她剛剛睡醒,腦袋還處于一種很朦朧的狀態下。

    她看到溫言的那一刻,還友好的抬手打了個招呼。

    “嗨,洗澡呢?希望趕緊休息,很晚了。”

    說罷,她打了個哈欠繼續朝門口走去。

    但走著走著,覺得哪里不對勁。

    她頓下腳步,猛地回頭揉了揉眼睛,定睛一看,才確定自己沒有做夢,他的確什么都沒穿,什么都納入眼底。

    這……這是什么情況。

    溫言也是滿頭黑線,因為自己就這樣被忽視了?

    他朝著某人不善的走了過去,謝婉意識到了什么,趕緊轉過去身子,捂上了眼睛,道:“時間……時間不早了,記得早點睡覺……”

    她眼看著就要走到門口了,可細的手腕被人給捏住了。

    他剛剛洗過澡,掌心都是濕漉漉的,潮濕的感覺仿佛從手腕一路蔓延,直到心里。

    一顆心……都是七上八下的。

    “來都來了,不跟我聊聊再走?”

    “聊……聊什么?”

    “想跟你聊詩詞歌賦,從詩詞歌賦聊到人生哲學怎么樣?最好,是在床上。”

    最后一句話尤為霸道。

    這根本不像是溫言的性格,他哪怕再強勢也不會硬來,除了喝酒的那一次,可現在……竟然真真切切的把她丟到了床上,整個龐大的身軀壓了過來,將她束縛在狹窄的懷抱里,讓她無處可逃。

    呼吸之間,全都是他身上的陽剛氣息。

    “溫……溫言?”

    她害怕的看著,手死死地抵在他的胸口。

    掌心觸碰他滾燙*的肌膚,竟然有爆炸型的肌肉,這胸肌已經到了她害怕的程度。

    這混蛋是不是被自己偷偷增肌了,這身材怎么好看的有些過分啊。

    在這緊要關頭,她竟然還可以分心胡思亂想。

    她的視線更是沒控制住,一路向下,直到看到了一些不該看的東西,才意識到自己此刻在哪兒。

    她立刻精神起來,瞪大眼睛看著頭頂上方的男人。

    “溫言,我們……我們都冷靜點。”

    “滿意嗎?”

    他詞不達意,她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狐疑地看著他。

    “滿意什么?”

    “尺寸,滿意嗎?你剛剛不是看到了嗎?”

    “咳咳……我剛剛……沒仔細看,那啥,尺寸這個改日研究……”

    話題能不能不要這么老司機,真的吃不消啊。

    她要去幼兒園,這是去哪兒的車。

    “擇日不如撞日,況且,我們連孩子都有了,現在還害羞什么?那一晚……抱歉,我喝多了,全然沒顧你的感受,你受苦了。”

    他說這話的時候,俯身吻住了她的額頭,是那樣溫柔。

    她聽到這話,身子僵硬無比。

    這……到底是溫言還是阿言。

    只有阿言知道這件事,因為溫言那一刻斷片的,怎么可能知道?

    “你到底是……”

    “我是溫言。”

    短短四個字,打消她所有的念頭,的確是溫言,不可能出錯。

    可……他怎么知道那天晚上的事情?

    “你怎么會知道,你那晚上不是……不是什么都不記得了嗎?”

    “阿言告訴我的。”

    “阿言?”

    “我和他見過面了,有史以來第一次交流,所以我知道很多事情。我不在的時候,你這大半年是如何度過的,我都知道。那一晚……疼嗎?”

    他憐惜的說道,薄唇已經一路吻了下來,最后落在了她的唇瓣上方。

    他之所以遲遲沒有落下去,是在等她的答案。

    好看說信號,看更多好看的說!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sodic.live/xs/11/11592/720044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闯关 梦幻赚钱的玩法 理财通基金能赚钱吗 天龙八部天龙怎么赚钱 无车开滴滴赚钱吗 点击阅读能赚钱吗 到农村种地能赚钱吗 加班的动力是赚钱 贪玩传世装备回收怎么赚钱 黄陂开干洗店赚钱吗 武汉市赚钱行业 三本院校学生想赚钱 广告ae能赚钱吗 京东达人赚钱视频教程 能赚钱的彩票计划群 黄金td怎么做赚钱 在曲靖种什么最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