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言情小說 > 蕭正宋晰月 > 正文 第432章 原來都是一家人

正文 第432章 原來都是一家人

推薦閱讀:重生金山寺神兵奶爸軍寵俏媳婦重生之最強大亨修真棄少混花都唐思雨邢烈寒極品透視小村醫官運紅途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神醫帝凰:誤惹邪王九千歲

    此時蕭正根本顧不得肩膀傳來的疼痛,手中的魚藏劍立刻刺向了屠神。

    隨后兩人又戰在了一處!

    不過此時蕭正卻完全占據了優勢,因為魚藏劍無堅不摧,屠神手中的短刀雖然不錯,但是已經出現了裂痕,若是在正面相碰,那么很有可能被蕭正手中的魚藏劍給擊斷。

    蕭正再次一劍橫掃而出,與屠神的脖子擦肩而過,狠戾的間風將屠神的一縷頭發給斬落,屠神急忙后退。

    “蕭正,你就算死也可以驕傲了,因為你是唯一一個讓我拿出全部實力的對手!”屠神對蕭正的說道。

    本來想要攻擊的蕭正在聽到屠神這么說,猛然一顫,屠神沒拿出真正的實力?!

    隨后屠神雙手一晃,居然手上又多出了一柄三尺寶劍!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等愣住,她要干嘛?

    單從此劍的品質來看,這絕對是一把不弱于魚藏的寶劍!

    蕭正的瞳孔收縮到了一起,因為他從這把劍的珍貴程度,就可以看來,屠神也是十大劍主之一!

    因為并不知道是哪口絕世寶劍,所以蕭正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屠神手中這把泛著寒芒的寶劍。

    屠神此時冷哼一聲說道:“蕭正,不知道是你的魚藏劍鋒利還是我手中太阿劍銳利!”

    蕭正在聽到太阿劍三個字之后,蕭正不由的心中一震。

    此時雙方手中用的都是十大名劍,而魚藏是短劍,太阿卻是長劍,所以現在的蕭正再次處于下風。

    “蕭正,今天我就用你的血來祭太阿劍。”屠神右手握著太阿劍站在原地,眼里充滿了不屑的表情。

    蕭正沒有回答,而是朝著屠神掠身而去!手中的魚藏劍向著屠神的腦袋上砍去。

    屠神也動了,手中太阿劍立刻對著蕭正手中的魚藏劍斬去。

    她要看看是魚藏劍利,還是她手中的太阿劍鋒!

    兩把利刃撞擊在一起之后火花濺起,蕭正手中的魚藏劍也停滯前進。

    就在這時,屠神手中的太阿劍斬向了蕭正的右肩膀,這一劍力道極大不說,外加屠神手中的太阿劍鋒利無比,若是被他給砍中的話,蕭正手臂絕對會猶如切西瓜一樣被屠神給切掉。

    蕭正察覺到了屠神這一劍的兇猛,不敢硬扛,急忙抽身而退。

    蕭正這一退,屠神立刻追了過去,手中的太阿劍猛然向著蕭正的胸口刺去。

    剛才蕭正后退只是為了躲避屠神那一劍,誰知屠神這一劍比剛才還要兇猛,只能繼續向著一旁閃躲而去。

    而此刻瑪爾斯的一只腳的腳腕已經被慕容遠給踢腿,倒在地上的他已經失去了戰斗力。

    此時瑪爾斯那張臉上完全扭曲在了一起,眼里充滿了惡毒。

    “你的人生到此為止!”慕容遠居高臨下的對瑪爾斯說道,隨后對著瑪爾斯踢出了一腿。

    看到這一腿之后,瑪爾斯右手掌刀,全力的向著慕容遠砍去。眼看瑪爾斯臨死反撲,慕容遠毫不猶豫,輕微一閃,輕松躲過,然后向著瑪爾斯那肥胖的腰部踢去。

    瑪爾斯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慕容遠這一腿已經的踢在了瑪爾斯的身上,恐怖的力量將瑪爾斯給踢飛了出去。

    隨后慕容遠整個人立刻暴起,猶如雄鷹展翅一樣,向著瑪爾斯的腦袋踢去。

    伴隨著瑪爾斯的死亡,十二暗神來此的主將全部身死,只有幾個嘍羅還在死命硬撐,估計早晚也是被殺的結果。

    殺了瑪爾斯之后,慕容遠立刻看向了蕭正和屠神,因為這個女人才是最危險的。

    慕容遠認識的女人不少,但是能和屠神這樣彪悍的女人,在慕容遠的記憶之中只有杜嫣,可現在的問題是屠神不是杜嫣,杜嫣答應他,現在正在坐守華京呢。

    此時慕容遠蛋疼不已,早知道讓杜嫣來了,因為他現在根本無法插手蕭正和屠神兩人的交戰。

    魚藏劍和太阿劍的鋒利可不是鬧著玩的,屠神手中的太阿劍和蕭正手中的魚藏劍相撞了那么多次,可是依然沒半點事情,這說明歐治子打造的這把太阿劍和魚藏劍完全是半斤對八兩。

    蕭正手持魚藏劍面對屠神都那么狼狽,而且屠神那一手神乎其技的暗器,可是讓所有人都為之害怕,現在他手無寸鐵的上去和找死有什么區別?

    “要是有天蠶手套就好了。”寧國華狠狠的說道:

    此刻的蕭正心中充滿了憋屈,他竟然完全被屠神給壓著打,無論是速度還是力量,屠神都要略勝一籌,現在蕭正都懷疑,這個屠神到底是不是女人,不會是人妖吧?

    或許是因為太過于狼狽,太過于憋屈,蕭正躲過屠神這致命的一擊之后,竟然疾速向前而去。

    屠神嘴角立刻勾勒出了冰冷的死意,那攻擊變得比之前更加猛烈起來,猶如狂風暴雨一樣。

    兩劍再次撞擊,蕭正手腕一震,只感覺虎口一陣生疼,手中的魚藏劍雖未脫手,但是身形卻向后退了數步。

    “上!”慕容遠立刻對著身邊的寧國華爆喝一聲。

    這就是他們一直尋找的時機,蕭正和屠神兩人分開,兩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疾速出手。

    兩人的身形還未到屠神的面前,屠神就感受到了兩股狠戾的殺氣,左手迅速一抖,只見兩道寒芒疾速的朝著慕容遠和寧國華射去。

    “堂堂狼王和蟄龍、戰龍竟然聯手對付我一個弱女子,傳出去難道就不怕天下武者恥笑嗎?”屠神大喝一聲之后,就地一竄,向著蕭正而去。

    聽到屠神這么說,慕容遠和寧國華的身形一滯,這個屠神到底是誰?居然對他們的身份都是門清。

    屠神的暗器阻擋了慕容遠和寧國華的身形,而這時,屠神已經到了蕭正的面前,沒用劍,而是右腿在半空之中猛然向著蕭正踢出。

    蕭正的虎口立刻裂開,身體像是斷線的風箏一樣高高被拋起,又狠狠的砸在了地面上,隨后蕭正從嘴里噴出了一口鮮血。此時蕭正的臉色完全蒼白到了極點,從他的臉上再也找不到血色。

    屠神手中的太阿劍立刻如影相隨的指向了蕭正咽喉,眼眸之中充滿了狠戾的殺氣說道:“說吧,你有什么遺言?”

    “你是誰,為什么這么恨我?”蕭正喘息著問道。

    屠神仿佛像被刺激到一樣,立刻歇斯底里的吼叫道:“不光恨你,還有你,慕容遠,你,寧國華,你們都得死!”

    這句話一出,無論是蕭正還是慕容遠亦或者寧國華都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冷顫。

    慕容遠和寧國華的心中充滿了疑惑,屠神要殺蕭正他們可以理解,畢竟兩人都是地下世界的王者,一山不容二虎,但是還要殺他們兩個,而且還有恨意,這讓他們百思不得其解。

    因為他們兩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時候得罪過屠神,竟然讓她這么恨他們。

    他們和屠神好像沒什么過節吧?可是看屠神這樣子過節好像還不,到底是因為什么?

    寧國華冷冷的說道:“你真以為你能殺的了我們嗎?”

    “蕭正都已經在我手中了,你以為你們兩個比蕭正還要厲害嗎?”

    “蕭正是在你手中不假,可是你不要忘記,在你出手之前蕭正已經受傷而且消耗了不少的體力,如果他在巔峰境狀態之下,手握魚藏劍,你以為你能殺的了他嗎?我告訴你,你殺不了。”

    屠神沒說話,她心中清楚寧國華說的是事實,在她出手對付蕭正之前,蕭正已經受傷,而且消耗了不少的體力,可以說屠神是乘人之危,如果蕭正在巔峰境狀態下,她想要殺蕭正很難,要說殺寧國華還是有可能的。

    但屠神卻是強勢的說道:“說這些都白搭,現在戰龍在我手中,只要我一劍揮下,他就會立刻斃命!這就是我的優勢。”

    “能告訴我,為什么恨我們嗎?”慕容遠對屠神這時開口問道。

    屠神冷哼一聲,對慕容遠問道:“你們可曾還記得天龍?”

    天龍。

    聽到這兩個字之后,蕭正等三人的身體都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天龍就是宋猛,宋猛就是天龍,而如今屠神要殺他們三人竟然是為了宋猛,這又是為什么?

    “你是青鳳還是紅鸞?”蕭正的眼中立刻射出了精光。

    青鳳是宋猛的女人,如果宋猛沒替蕭正擋下那顆子彈而生死未卜,現在宋猛應該和青鳳步入到了婚姻的殿堂,而紅鸞則是青鳳的姐妹,雖然不是親生姐妹但勝似親生姐妹。

    自從宋猛出事之后,無論是青鳳還是紅鸞兩人都立刻銷聲匿跡,仿佛人間蒸發了一樣。蕭正曾經讓人找過青鳳和紅鸞兩人,可是從始至終沒消息。

    慕容遠和寧國華在聽到屠神和青鳳兩字之后,整個人打了一個冷顫。

    屠神在聽到蕭正的話后,立刻瘋狂的大笑起來,而且這笑聲落在人的耳中給人一種凄涼無比的感覺。

    笑聲停后,屠神將那冰冷的目光落在了蕭正的身上說道:“蕭正,真是沒想到你竟然還能記得我們姐妹兩人。”

    “你是紅鸞還是青鳳?”

    “我是誰你們都要死!”屠神的目光怨毒到了極點,那雙眼中的恨意沒絲毫的隱藏。一個為情為愛陷入瘋狂的女人絕對是最恐怖的女人,屠神就是這樣的女人。

    蕭正的臉上露出了慘笑說道:“如果屠神你是為宋猛而殺我,那請動手吧,而且你們,包括我的親人我的朋友,還有神罰的人,以及鐵血龍騎的人,都不許為我報仇。”

    “屠神,來吧,殺我吧。”隨后蕭正坦然的閉上了眼睛,這一刻他放棄了所有的抵抗,平靜等死。

    而就在蕭正閉上眼睛的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蕭老爺子在對他笑,笑的很慈祥笑的很溫馨“爺爺,對不起,以后不能照顧你了,這是我欠她的。”

    蕭老爺子的那蒼老的身形瞬間消失,再次出現的是葉天嬋,畫面之中的葉天嬋臉上他那招牌式迷人的微笑幽怨地對蕭正仿佛在說:“我還沒征服你,你不能死。”

    隨即畫面再次一轉,這一次出現的是杜嫣,杜嫣的臉上充滿了痛苦的神色,淚水從她那臉頰滑落,一副傷心欲絕的模樣。

    隨后蕭正的腦海中出現了蘇澈和江婉瑩,兩人紅著眼眶,江婉瑩那張絕美的臉上掛滿淚痕,哭得撕心裂肺。

    而蘇澈只是紅著眼眶靜靜的對蕭正,她的目光平靜,如同沒漣漪的湖面,她的目光溫柔如水……

    最終畫面定格在了宋晰月的身上……

    而就在畫面剛才定格在宋晰月身上的時候,蕭正只感覺寒意襲來,心頭立刻冰冷無比,但是他依然沒睜開眼睛,他在等待著死亡,等待著屠神結束他的生命。

    “不!”此時宋晰月突狂吼道,疾速的向著蕭正跑了過去。

    屠神在聽到宋晰月的聲音后,手上的動作停滯了一下,但是劍尖卻已經到了蕭正的脖子,只要屠神稍微用力,那么太阿劍立刻就會刺破蕭正的脖子。

    “你不能殺他!”宋晰月跑到蕭正的身邊后,跪倒在地上,將蕭正給抱在了懷中,一副老鷹護雞的模樣。

    “他非死不可!”屠神在看到宋晰月之后,那雙美眸之中閃過異色。

    “那你就先殺了我!”宋晰月目光堅決的看著屠神。

    屠神搖搖頭的說道:“我不會殺你,因為你是宋猛的妹妹。”

    “而我也是他的妻子,你或殺兇我必死在你的面前!”宋晰月死死的抱著蕭正,用盡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氣對著屠神吼道。這一刻的宋晰月絲毫不懼屠神,這一刻的她,只是愛情之中的一個傻女人。

    屠神一時間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她是要殺蕭正,可是卻不能殺宋晰月,因為宋晰月是宋猛的妹妹,而宋猛是她屠神心愛的人。

    這時蕭正睜開了眼睛,看著身邊的宋晰月,蕭正的臉上露出微笑。

    慕容遠和寧國華在看到宋晰月這副神情后,臉上都充滿了羨慕,是對蕭正的羨慕,羨慕蕭正娶了這么一個佳人。

    “月月,讓他殺吧,她可能是你嫂子,你不能和她這么說話。”蕭正輕聲說道:

    宋晰月敵意的對屠神說道:“他是誰都不行,若要殺你,那就先殺了我再說!”

    “宋晰月,你不要挑戰我的耐心!”

    “你來吧,殺了我們夫妻吧!”

    “你……”屠神一時間卻也無可奈何,因為她真的不能殺宋晰月。

    宋晰月祈求的對屠神說道:“如果你是我嫂子,那你就放過蕭正。”

    聽到嫂子這個詞后,屠神雙眼中立刻露出了柔情的表情。

    這一微弱的變化落在蕭正的眼中,蕭正心中立刻肯定了屠神是青鳳,絕不是紅鸞。

    “月月,我也不想殺他,可是他害死你哥,他害死了我的男人,所以他必須死!”

    “嫂子,他也是我的男人啊,你為了我哥殺了他,那我呢,你考慮過我沒有!”宋晰月梨花帶雨的對屠神歇斯底里的喊道。

    屠神的內心之中動搖起來,自己總不能讓磨難再次降臨在姑子身上吧?!

    “嫂子,我知道我哥是為蕭正而死的,這點爸也知道,我當時知道后也和你一樣恨不得將蕭正給碎尸萬段,可是我哥既然為他擋子彈,那就說明我哥是心甘情愿的,一個讓我哥心甘情愿去為他死的男人,我們真的應該殺了他,為我哥報仇嗎?”宋晰月哽咽著對屠神說道:

    “那我先殺慕容遠,他見死不救,該死。”

    慕容遠在聽到屠神這么說,頓時一臉懵逼,我靠,這和我有哪門子關系啊?!可是屠神可不管這些,仗劍就朝著慕容遠沖了過去。一劍向著慕容遠的腦袋上劈去,這一劍若是落在慕容遠的身上,慕容遠絕對會立刻被劈成兩半。

    這可是太阿劍啊,慕容遠只能狼狽躲閃。

    一劍落空之后,屠神手一抖向著慕容遠橫掃而去。

    “屠神,你先停下,聽我說句話。”慕容遠急忙向著一旁閃躲而去。

    屠神怒道:“有什么好說的,你身為狼王,見死不救,難道不該殺。”

    “我怎么見死不救了,當時他們在戰場上,我在華京,離著十萬八千里,你讓我怎么救,子彈來時,只是一瞬間的事兒,就算我在場都救不了的,你說對不對?”

    屠神一時無語,不過馬上又喝道:“反正你就是見死不救。”

    慕容遠也急了,立刻叫道:“你讓我怎么救,我問問你,你當時在現場緊,你怎么不救呢?!你能快的過子彈嗎?而且是突如其來的子彈?”

    屠神在聽到慕容遠這么說,不吱聲了。

    是啊,這事如果怨蕭正,勉強還算有站的住腳的理由,但怨慕容遠卻是胡攪蠻纏。

    慕容遠看到屠神沉默再次開口說道:“就算你要為宋猛報仇,也應該是冤有頭債有主,而不是來殺我們。宋猛是因為蕭正死的,可蕭正逼過他嗎?那是宋猛心甘情愿的,你今天若是殺了蕭正,宋猛知道了會怎么想?那是他兄弟,他妹夫,他拿命換的兄弟。結果你給殺了,不僅讓他白死,還讓他妹妹成了寡婦,你覺得宋猛在天之靈能安心嗎?”

    慕容遠的話完全是字字誅心。屠神就這樣呆滯的站在原地,一時間不知道應該如何是好。

    一直以來屠神都認為是蕭正害了宋猛,她要殺了蕭正為宋猛報仇,可是蕭正是戰龍,是神罰傭兵團的首領,想要殺他難度實在太大了,所以屠神一直隱忍,一直在尋找機會殺蕭正,然后再去殺慕容遠和寧國華,因為這兩人見死不救該死。

    但現在慕容遠的話卻讓屠神無言以對,心中這些年的堅守也開始出現松動,她不禁自問,蕭正該殺嗎?

    這時慕容遠忍不住又叫道:“你想要報仇也要找對人,殺宋猛的明明是……”

    “慕容遠,你閉嘴!”蕭正這時突然暴喝道。

    屠神在聽到慕容遠這么說,眼中立刻閃過精光,沒理會蕭正,而是死死的盯著慕容遠問道:“是誰?我去殺了他!”

    慕容遠忍不住的看了一眼蕭正,當看到蕭正那警告的眼神之后,慕容遠欲言又止。

    他知道蕭正擔心什么,蕭正怕屠神知道后,不顧一切的去尋找狗哥,去殺他,可是狗哥有那么好殺嗎?屠神的實力和蕭正不相上下,她去了也是送死,根本不是狗哥的對手。

    “是誰殺的猛子?!”屠神立刻怒吼一聲。

    蕭正在宋晰月的攙扶下從地上站起來,堅決的對屠神說道:“嫂這件事情你不必問了,我是不可能告訴你的。”

    “蕭正,你……”屠神氣銀牙狠咬。

    “慕容遠,寧國華,你們若是敢透露半個字給她,別怪我蕭正翻臉不認人。”蕭正這時又叫道。

    宋猛已經因為他生死未卜,他不想再讓屠神去自尋死路,他不想讓宋猛心愛的女人也慘死。

    慕容遠和寧國華兩人彼此對視了一眼,臉上露出了苦澀的表情。

    隨后蕭正一副視死如歸的表情,對屠神說道:“今天你若殺我就殺。你若不殺,宋猛的仇我來報,等我報完仇,你若還想殺我,告訴我,我以劍主名義發誓自裁于華京!”

    慕容遠和寧國華在聽到蕭正的話后,頓時一臉的震驚,以劍主的名義發誓,那就要說到做到,不然你就不配做劍主,甚至要面臨其他劍主的圍攻!蕭正這是把自己逼上了思路,完全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屠神恨聲說道:“不,我男人的仇我自己會報!”

    “那也是我兄弟!他是為我死的!難道只有你想報仇,我就不想嗎!”蕭正緊握雙拳,雙眼中充滿著血絲吼道。

    “蕭正,你閉嘴!”屠神聲音嘶啞到了極點,像是一頭受傷的野獸在嚎叫一樣說道:“如果他不是你兄弟,他會死嗎?他不會,他現在活著好好的,他不會死。”

    屠神那雙眼死死盯著蕭正,美女含淚,一字一句的恨恨說道:“就因為是你兄弟,宋猛死了,他死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sodic.live/xs/11/11207/860143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