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言情小說 > 婚謀詭計:薄先生,乖乖投降 > 正文 第419章 我喜樂見聞,為什么要回去?

正文 第419章 我喜樂見聞,為什么要回去?

推薦閱讀:我的妹妹是巨星我真不當小白臉我是這樣的作者我搶了滅霸的無限手套諸天試武朔愿使徒諸天玩家在線諸天之出租師尊我有一棵仙桃樹流浪在諸天世界

    她對薄云深不是很放心。

    相處了八年,薄云深對林蔓的信任深入骨髓,萬一再帶著茵茵去找林蔓,到時候就是她得不償失了。

    “姐!”

    “你還沒答應我!”秦明川攔住秦煙的去路:

    “我不是經營公司的苗子。和薄云深離了婚,離開了薄氏,你還帶著茵茵。我知道,你的能力根本就不差的地方……”

    “可是,姐,在自己的公司,怎么也比在別人家強。”

    秦明川很誠懇,秦煙漫不經心的掀眸看了他一眼,他沒說出口的話瞬間卡了殼。

    “你今天來這里,是你自己一廂情愿,并沒有和秦時成以及江云晚商量。”

    “秦氏是他們留給你的,我在他們眼里只是一個外人,回去之后,不是如魚得水,反而處處受牽制。”

    秦煙嘴角勾了勾:“而且,三年前,秦時成送我那么大一份禮,秦氏被桐城其他公司瓜分掉,我喜樂見聞,為什么要回去?”

    秦明川噎了噎。

    來找秦煙之前,三年前的事情,他大概打聽了一點,甚至是就連秦時成和江云晚的過往他也知道了不少。

    秦時成和江云晚告訴秦明川,他們之間的婚姻,在秦煙母親死之后的相遇相知。

    他一開始是相信的,后來見到秦煙,被她的話刺傷,秦明川讓人調查了。

    秦煙的母親死之前,他就已經出生了,這些年,秦時成在他的生命里,一直未曾缺席。

    更不知道,自己有個姐姐。

    “姐,秦氏是爸爸和你的媽媽一起創建的,我不過是……把你的東西還給你,爸爸媽媽腦子不清楚,我卻不是這樣的人。”

    秦煙怔忪。

    她側過頭,去看秦明川,他很高大,長得也格外的陽光俊美。

    秦明川眼睛里帶著認真,低聲說:“姐,我一個男人,不至于養不活自己。我讓你回到秦氏,不是想要你備受牽制。”

    “我也沒說,讓你原諒爸和媽。”

    看的出來,他考慮了很多。

    秦煙對他的印象停留在人傻錢多上,他忽然說出這種話,秦煙有些意外。

    秦明川匆匆將桌子上的文件遞到秦煙的手里,低聲說:“你先不要記著拒絕,這些文件你先拿回去看看,好嗎?”

    “姐,你剛才不是說,要回去吃午飯嗎?”秦明川羞澀的笑了一下:“我送你回去吧。”

    秦明川一直將秦煙送到了病房里,從秦茵茵出車禍,他還沒見過人。

    他手里抱著一堆在樓下買的零食,看見坐在病房里陪著秦茵茵玩的薄云深時,臉上的表情噎了噎。

    “薄總怎么在這里?”

    薄云深聽到話,微微側過頭,看見秦煙和秦明川一起走過來,他微微瞇了瞇眼睛。

    “秦公子能來,我不能?”

    “你好意思嗎?要不是,茵茵怎么可能受這么重的傷?跟你在一起,我姐每天提心吊膽的!”秦明產氣哼哼的開口:“要我說,薄總你可真是個人才,女人跟著你,別說用你點什么了,不要命就好!”

    薄云深眼皮跳了跳。

    秦煙這是出去,找娘家人撐腰了?

    換個人,說不定根本就不敢管秦煙,也就秦明川這個傻不愣登的,才不管站在你面前的人是誰,只要他不開心了,照打不誤。

    薄云深很懷疑,秦氏發展不濟,是不是就是這位公子得罪的人太多了,所以被針對了。

    他嘴角扯了扯:“我來看我的女兒,秦姐秦公子不耐煩看見我,門就在你們身后,請便。”

    秦明川:“……”

    秦煙將手里的東西放下,她神色不明,看著薄云深:“你到底想干什么?”

    “薄云深,婚我們已經離了,我希望我們之間能夠保持一個安全距離!”

    “我之前說過了,離婚我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您薄總,不要打擾我和茵茵之間的生活。”

    薄云深厚顏無恥:“我做不到,離婚協議書我還沒送去公證,你要是受不了我的打擾,我們就當離婚協議沒有簽過!”

    秦煙兩個嗡嗡直叫。

    薄云深到底知不知道他在說什么?

    這些年,他到底有多么想離婚,只有他自己清楚。

    離了婚,如他所愿了,薄云深又不樂意了?

    秦煙氣急,她瞇著眼睛咬著牙,問:“你什么意思?”

    “怎么,離婚了想要藕斷絲連?一邊兒惦記著前妻,一邊兒吊著前女友!薄云深,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不是封建古代,男子為尊!”

    “你怎么想的,我不管,但你不要忘了,你薄云深的命,還捏在我的手里。”

    “我不高興了,絕對不會為你捐獻骨髓!”

    薄云深的臉,瞬間沉了下去。

    不管他怎么想的?

    秦煙這是說出了自己的心聲吧,三年前,秦煙要死要活嫁給他的時候,不是也不在乎他想的到底是什么!

    她想結婚就結婚,不想過了,就離婚?

    他不同意!

    況且,十一年前的事情,他還沒有弄清楚,秦煙想讓他放手,絕不可能!

    “我稀罕你的骨髓?”

    薄云深定定的看了秦煙一眼,冷聲道:“你就算是死,也不會有一天,求到前妻的身上!”

    薄云深的表情太認真了,帶著淺顯又不難令人發現的怒意。

    秦煙默了默,秦茵茵車禍之后,十一年前的甜蜜,宛如泡沫,瞬間破碎。

    但是現在明確的表達出了不愿意離婚的征兆,她心里一點甜蜜都沒有,只有痛苦和絕望。

    秦茵茵臉上的紗布被薄云深摘了下來,她深吸了一口氣,不想在自己的女兒面前失態。

    秦煙臉上的表情盡可能的溫柔,笑著對著茵茵,然后轉過頭,對秦明川說:“你先回去。”

    “我不走!”

    秦明川想也不想,直接拒絕:“除非薄總跟我一起走!”

    薄云深不動,秦煙說:“我有事情要跟他談!”

    “有什么好談的,你們不是要離婚了嗎?又不是涉及到財產分割,我不走,我要留下來!”

    “你留下來干什么?”

    秦煙頭疼,秦明川卻理直氣壯:“薄云深有暴力傾向,我留下來當然是給你擋拳頭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sodic.live/xs/10/10324/860152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