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其他小說 > 青眉煮酒 > 正文 第268章 八年舊案

正文 第268章 八年舊案

推薦閱讀:巴頓奇幻事件錄毒戰八荒迷上初夏的月光林初夏重生之嬌妻追夫記我在荒島的幸福生活重生之暮雨歸來不負榮光,不負你女總裁的王牌助理重生之最強大亨神醫小毒妃

    玥兒忍不住問:“那,那你看我現在是什么身子?”

    余尚宮翻了個白眼。

    “你一直給皇上侍寢,現在早就不是處子之身了!”

    “不,不可能。”

    玥兒明明記得自己還是清清白白,但確實有幾天的事不記得,這一下手腳冰涼,難道自己已不是冰清玉潔的身子,變成了玄靈的女人?

    余尚宮一陣怪笑。

    “這種事你問我干嗎,自己做沒做過,心里不清楚嗎!”

    玥兒有些恍惚地轉過身朝外走去。

    余尚宮在后面嘶啞地叫道:“桑姑娘、端妃娘娘、花魁,你別走,你幫我向皇上求求情,不要對我用鼠彈箏,這件事都是皇后那個壞女人做的,我是被逼無奈——”

    但玥兒想著心事,出了牢房的門。

    門外,東平親王幾人都待在門口。

    東平親王問道:“桑姑娘,你下一個想見誰?”

    玥兒點點頭,余尚宮并不是關鍵,她到這里來,真正想見的人是皇后和元妃,冉家的冤案,據李大昊和郜太尉所言,司空滿才是關鍵的人物,司空滿現在關在哪里她還沒來得及打聽。

    “我,我想見見司空大人。”

    東平親王有些意外。

    “你見司空大人干嗎,他不關在這里,他在皇城司呢,這里只有廢皇后和廢元妃!”

    玥兒哦了一聲,一副糊涂的樣子。

    “那我見見廢皇后吧。”

    東平親王點點頭,帶著玥兒沿著一條通道來到盡頭,這盡頭是一道大鐵門,門口著五個侍衛,他們看見東平親王親自到來,立刻立正行禮。

    “開門!”

    “是——”

    有侍衛朝鐵門拍了三下長兩下短,鐵門咔地一聲,從里面開了一道窗。

    侍衛對了兩句口號,里面才咔咔打開,原來這道門是從里面反鎖,外人就算要劫獄,沒有內應根本不可能進去。

    玥兒朝里面看了一眼,發現里面還有一道門,顯然這間牢房看守得十分嚴密。

    “王爺,這里關的是廢皇后?”

    “不錯。”

    “我、我還想單獨見見她,行嗎?”

    “姑娘不用客氣,當然可以!”

    玥兒一臉歉意,道:“王爺,你們不必在這里等我,我進去也不知道要問什么,問多久,沒的耽誤了大家時間。”

    東平親王一笑。

    “姑娘不必介意,皇上吩咐,要我們一定陪在你身后,有什么吩咐盡管說。”

    玥兒點點頭表示感激。

    “好吧,那就辛苦幾位大人。”

    鐵門打開,玥兒走進去,但里面還有一道門,那兩個侍衛打開這道門,玥兒才看見牢房中的樣子。

    這間牢房地方不大,味道和余尚宮那里一樣難聞,地上也是鋪了一層稻草,借著昏黃的燈光,玥兒看見一團黑影蜷縮在角落。

    咔地一聲,牢門在身后關上。

    “你是誰?”

    從角落里發出一個嘶啞難聽的聲音。

    “我是端妃,也是花魁。”

    “哼,原來是你,你來干嗎,是來落井下石么,來看本宮的下場?”

    “娘娘,玥兒來這里一是看看您,二是想問您幾句話。”

    那團黑影顫抖著站了起來。

    “看我有多慘是吧,哼,你以為自己被皇上寵幸了,就可以呼風喚雨?告訴你,從來只有新人笑,有誰聽到舊人哭,伴君如伴虎,過兩年你就知道被遺棄的滋味!”

    玥兒看到黑影朝自己走了三四步,但她腳下嘩啦一聲,兩條鎖鏈拉住雙腳,那人踉蹌一下差點朝前栽倒。

    一張蠟黃枯干的臉出現在面前,這張臉上有一雙布滿血絲的雙眼。

    玥兒不敢想像這就是曾經母儀天下的皇后司空文嵐,她伸出雙手想去攙扶,但司空文嵐喉嚨里卻發出一陣咕嚕咕嚕聲。

    玥兒急忙向邊上一閃。

    司空文嵐對著玥兒狠狠吐出一口濃痰,但沒有吐中。

    玥兒并沒有生氣。

    “姐姐,您不要誤會,我真的不是來看您有多慘,當初我在安華殿,您要我幫您見皇上,妹妹不是做到了嗎?”

    司空文嵐喘息著,情緒漸漸平復下來,她仔細回想,玥兒確實沒有直接針對過她,自己把綠瑤安插在她身旁也沒有聽到她要對付自己什么。

    “那你來此有何目的?”

    “妹妹真的想跟姐姐推心置腹談談,當然,有幾件事,若是姐姐能告訴妹妹,妹妹將感激不盡!”

    玥兒說著又上前一步,她態度非常誠懇,完全沒有嘲笑奚落的樣子,司空文嵐不由退了一步。

    “你想問什么事,干嗎不直接去問宗正府的人,我已經把該交代的都說了,皇上要如何處置就如何處置好了!”

    “這些事,和奪權無關,問宗正府沒用。”

    “那是什么?”

    “姐姐,我想問問您,八年前那些舊案,您知道多少?”

    過完年,玥兒又長了一歲,冉家的七年舊案也已變成了八年。

    聽到這一問,司空文嵐有些驚異,她沒想到玥兒來這里的目的我是問這個,遲疑了一下,問道:“什么舊案?”

    玥兒看著司空文嵐,又走近一步,伸手握住了司空文嵐的雙手,司空文嵐的雙手冰冷,而且瘦骨嶙峋,顯然這些日子受到折磨。

    “姐姐,就是由大理寺提交名單,皇城司定罪的那些案子,比如石敬智、鐘光瑤和冉、冉慶玖——”

    石敬智和鐘光瑤是玥兒在郜太尉那份口供中看到的名字,冉慶玖就是玥兒的父親,但她不敢將冉家的冤案放在第一。

    司空文嵐身子一顫,一下抽回雙手退到墻邊。

    “原來,在宮里查詢八年前那些舊案的是你,你到底是誰,你接近皇上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姐姐,我只想知道一些事,請您一定告訴我,這對妹妹很重要。”

    司空文嵐翻了個白眼。

    “對你重要,對我沒任何意義!”

    “姐姐,難道您想將那些事爛在肚子里嗎?”

    司空文嵐撇撇嘴。

    “這些事,你不要問本宮,我現在懶得去想。”

    司空文嵐在玥兒的請求下,又稱了自己一次本宮,她現在又感覺別人求自己,她是皇后的威儀。

    “姐姐,難道您沒有任何牽掛了嗎?”

    司空文嵐嘴唇哆嗦了一下,她不是沒有牽掛,至少她還有一個孩子,那是鶯鶯公主,玄靈就算殺光司空家所有人,也應該不會殺她吧,畢竟這是他的孩子。

    “我牽掛有什么用,事到如今,司空家已經亡,你能幫我多少,難道還可以赦免他們的罪么?”

    玥兒一時無語,她知道司空滿和皇后的罪行不可能得到饒恕。

    司空文嵐投來一個嘲諷的笑容。

    “我知道你根本不是什么花魁,你是八年前那些罪人的余孽,你為何出身青樓,一定是被賣進去的,等你身居高位后,這些身世被翻出來,一定會被對手打得身敗名裂!”

    這幾句話十分惡毒,但玥兒想想也有可能,如果冉家的案子平反不了,自己就是罪臣之女,靠近皇上就是犯下欺君之罪。

    “姐姐,您說的是,妹妹一定謹記教誨。”

    “哼,你裝樣子也沒用,我現在說了也白說,你心里一定在得意,皇上喜歡你對你百般寵愛,但哪天膩了,你就是下一個林昭儀!”

    玥兒看著司空文嵐,眼里是滿滿的遺憾。

    “姐姐,我不是林昭儀,我只是想問問八年前那些案子,您若知道可以告訴我,若不想說我只好走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sodic.live/xs/0/430/832945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