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其他小說 > 青眉煮酒 > 第259章 使團進京

第259章 使團進京

推薦閱讀:重生之嬌妻追夫記巴頓奇幻事件錄我在荒島的幸福生活重生之暮雨歸來毒戰八荒不負榮光,不負你女總裁的王牌助理重生之最強大亨神醫小毒妃空間農女:彪悍辣媳山里漢

    正月十四。

    大京國使團三百多人浩浩蕩蕩進入大風城,大京國使團帶團的正是蚩陀滿。

    玄靈在大慶殿設宴,帶了三皇子肇愷和文武群臣作陪。

    不少大臣還是第一次見到肇愷,這位深居簡出的皇子相貌十分一般,不但一般,還有點丑,他的眼睛嘴巴都還可以,就是鼻子塌了下去,塌下去還罷了,鼻孔卻還朝天,感覺十分古怪。

    本來玄靈是準備帶肇真出席,但肇真在皇子中排在十八,這次救駕雖然立了大功,可長幼規矩不能廢,加上他箭傷未愈,所以還是帶著肇愷來了。

    肇愷知道自己不受玄靈喜歡,所以坐在次席也沒說話,甚至懶得去給大京國使者敬酒。

    今天郜太尉難得被玄靈召見,他坐在肇愷后面,心中七上八下,不知皇上對他倒底是什么想法?跟肇愷搭訕,肇愷也沒理他。

    酒過三巡,玄靈端起酒杯,一臉悲切地道:“使者大人,前段時間犬子肇駒帶了和親使團去大京國,有傳言說他客死異鄉,不知使者可知曉此事?”

    蚩陀滿有些驚異,他接到萬焱阿獅蘭的飛鴿傳書,知道肇駒和十三公主已經被抓,但他眼珠一轉,并未對玄靈說出實話。

    “九皇子殿下沒死,他只是失蹤而已。”

    “失蹤,他怎么失蹤的?”

    聽到肇駒沒有死,玄靈精神一振。

    “九皇子和大鳥公主逃到涿州,被我家立成將軍發現,原本打算送他們到南津城,誰知他們竟在路上逃走了。”

    蚩陀滿是兩天前得到的消息,他還不知道現在肇駒真的逃走了。

    “他和大鳥國公主在一起,這,這消息是真的嗎?”

    “當然,千真萬確,有人在完古部見過他們。”

    玄靈松了一口氣,肇駒只要活著,就還有回來的希望。

    蚩陀滿端起酒杯,道:“皇帝陛下,我們大郎主提出的條件,想必你們已經知曉,不知準備得如何了?”

    玄靈有些奇怪,問:“請問使者大人,你們提出過條件嗎,是什么條件?”他并不清楚皇后和大金國結下盟約的內容,今天的宴席排場這么大,他還對大京國在平定之后歸還幽前十六州抱有期望。

    蚩陀滿很不高興,啪的一聲將酒碗放在桌上。

    “我家大郎主叫你們一個月內準備好五十萬兩白銀、十萬匹錦緞、三十萬斤糧食,還有鐵器等物送到幽州城去,難道你們一點都沒有準備?”

    玄靈氣得身子發顫,差點將酒碗摔在地上。

    “什么,你這條件什么時候提出的,孤王不知道!”

    蚩陀滿瞪著玄靈,毫不示弱。

    “那皇上您現在知道了,作何打算?”

    歐陽牧憤憤道:“使者大人不要欺人太甚,你們不但不歸還幽前十六州,還敢獅子大開口,你,你們當我們大崋是什么,是任人宰割的羔羊么?”

    蚩陀滿也十分生氣。

    “你是誰,這里有你說話的份嗎,你們皇上自己給大郎主寫信,不是說一切都能答應嗎,怎么現在抵賴了?”

    歐陽牧道:“我們皇上又沒有答應過,那是以前的皇后——”他話說到這里,猛地頓住,玄靈曾關照所有大臣,嚴禁對外人提起大風城的叛亂,自己怎么隨口說出來了。

    蚩陀滿問道:“什么以前的皇后,你是說你們皇上要聽皇后的?”他這話一出,大京國使團發出一陣竊笑聲。

    歐陽牧老臉通紅,一時不知說什么好。

    坐在側席的郜太尉暗暗冷笑,自己不在皇上身旁,這些人都是草包。

    玄靈朝黃吉恩看去,黃吉恩難看地點點頭,皇后做這些事他雖然沒在身邊,但還是略知一二,她確實是給萬焱阿獅蘭寫過信,至于什么內容還不確切,玄靈心中恨不得痛打司空文嵐一頓,這女人不但亂來,還此肆無忌憚賣國。

    蚩陀滿并不在乎,又道:“我家大郎主說了,大京國不是大鳥,沒那么好糊弄,你們每年給大鳥國的歲貢是多少,給我們的至少要加一倍,這些東西一個月內不送到幽州,大郎主就揮師南下,踏平你中原之地!”

    歐陽牧生硬地回道:“大鳥國的歲貢才送去不久,今年沒有了,明年要多少再說!”

    蚩陀滿三角眼一翻,道:“你這糟老頭是誰,這次大崋和談的大臣不是閣下吧?”

    歐陽牧擅長詩詞文章,執政和談判都是外行,這時他氣得發抖,在這樣隆重的場合,大京國的使者居然稱自己是糟老頭,是可忍孰不可忍。

    “是在下又怎樣?”

    蚩陀滿也不看歐陽牧,直接對玄靈道:“你們這次要是派這個糟老頭來接待,那也沒啥好談的,我們轉身就走!”

    玄靈已經不想在這里坐下去,他看到郜太尉在席位上向自己作揖,便叫了一聲:“郜大人——”

    郜太尉見到皇上終于叫自己,立刻站起來打圓場,他端著酒杯賠笑道:“使者大人言重了,誰談不是談,來來來,先喝酒,喝酒!”

    肇愷還坐在郜太尉前排,見玄靈一直不問自己,也沒任何表情,只是自己給自己倒酒。

    蚩陀滿那些人并不在乎玄靈難看的表情,聽到郜太尉的話,又端起酒杯。

    大京國使團中有人嚷嚷道:“怎么喝酒沒有女人跳舞助興,不是說大崋出美女么,快喊出來,干喝酒有什么意思!”

    郜太尉歉然道:“使者大人來得不巧,最近宮里治喪,皇上已經為你們這樣的貴賓開恩飲酒,這歌舞樂器還在禁止期間,還請原諒。”

    聽到宮里死了人,蚩陀滿等人有些意興闌珊。

    郜太尉又道:“剛才使者大人說要揮師南下、馬踏中原,請轉告大郎主,自古禮不伐喪,望哀恕班師,敢不每年進奉修好,只是歲貢的數字,還可否商榷?”

    蚩陀滿點點頭,道:“你這個老頭沒那個糟,商榷當然是可以商榷的,但是不是你跟我們談啊?”

    郜太尉道:“多謝使者大人高看老朽,誰跟您談由我們皇上定奪。”

    玄靈一直忍著,他覺得酒席已經索然無味,找了個借口起身出去。

    郜太尉急忙跟出來,他靠近玄靈聲道:“陛下,不忍則亂大謀,此事要從長計議,大京國兵強馬壯,不可覷,他們可是滅掉大鳥國的蠻子啊,真打起來,我們損失更大,老臣建議還是和談為上!”

    玄靈沒好氣地道:“今天他們是要錢,明天要我們割讓土地,你都答應?”

    郜太尉道:“陛下,您不是說過,只要能用錢辦的事,都不是事?”

    玄靈哼了一聲,冷冷道:“既然這樣,那跟大京國使團談判的事就交給你去辦,你跟他們好好談談,價碼太高,我們不答應!”

    郜太尉心中一喜,看來玄靈還是離不開自己,跟大鳥和大京人談判,只有自己能勝任,當下一揖到地,道:“是,老臣遵命!”

    接下來五天,由郜太尉牽頭與大京國使團和談,郜太尉使了一個拖字訣,他帶著蚩陀滿在大風城里吃好的,玩好的,就是不提歲貢之事,到了第六天,蚩陀滿終于忍不住提出自己的底限,大京國要二十五萬兩白銀、五萬匹錦緞、三十萬斤糧食,白銀和錦緞可以暫緩,但糧食顆粒不少,而且要一個月內送達。

    郜太尉在春暖閣向玄靈稟告此事。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sodic.live/xs/0/430/26198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