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其他小說 > 青眉煮酒 > 第236章 皇后的最后請求

第236章 皇后的最后請求

推薦閱讀:網游之劍逝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殘王霸寵:重生逆天小毒妃斗天武神道家祖師九代廚神清穿:重生一世重生金牌棄婦奶爸的異界餐廳精靈之黑暗蟲師

    元妃淡淡道:“如果姐姐不在乎司空家滿門抄斬,斷子絕孫,不妨損毀看看!”

    皇后環顧四周,發現已無一人可幫她,連爹爹司空滿都面容慘淡,這一場爭斗,她完全沒有挽回余地,當下恨恨地將兩樣東西丟在地上。

    黃吉恩心地撿起玉璽,在身上揉了又揉,又拿在手里吹干凈,這才撿起那份詔書,一起放在托盤中遞到元妃面前,元妃拿起玉璽檢視了一道,心地納入懷中,黃吉恩又把那份空白詔書交給郜太尉。

    郜太尉拿起詔書和筆,開始醞釀詔書該如何起草。

    太子肇恒眼中有異樣光芒一閃,因為他的角度正好看到黃吉恩撿起玉璽時,好像有動作,不知在做什么。

    郜太尉沉吟了一會,開始落筆,他一邊寫一邊緩緩念道:“朕承先帝之末命,即位于危難,今邊事稍定,百姓安居,此則大崋之幸也。今朕身體染疾,恐去日無多,故立下此詔,賴將相公卿恭遵先旨,同守成規。”

    林誠勇哼了一聲,郜太尉真是見風使舵,皇后一倒,他馬上去抱元妃大腿,真是令人不齒。

    郜太尉接著念道:“朕思身后事,當托付賢德之人,然太子肇恒二三其德,有負圣心,朕深覺其難成大器,故廢去太子之位,改立碁王肇樞為太子,碁王忠孝兩全、德才兼備,當為我大崋之不二人選。”

    元妃贊許地點點頭,皇后呸了一聲。

    郜太尉停下筆,遲疑了一下,接著寫道:“皇后司空文嵐,身為六宮之主,地位尊崇,本該恩慈黎民、母儀天下,然其權欲熏心、不知自愛,對太后不孝,對皇上不忠,置朕病危于不顧,暗中結黨營私、收買禁軍總管邢江等叛逆,意圖顛覆朝局,以達獨攬大權之目的,其行可憎、其罪可誅——”

    郜太尉念到這里遲疑了一下。

    “太尉大人,怎么了?”

    “下面要寫廢后,老臣不知如何執筆,請娘娘賜教!”

    元妃哼了一聲。

    “本宮來說,你來寫。”

    “是——”

    “其行可憎、其罪可誅,今廢其后位,賜白綾三尺、鴆酒一杯,任其自擇!”

    郜太尉運筆一口氣寫下。

    皇后聽到最后一句,嚇得身子一顫,跌坐在地上,隨即猙獰地道:“不,我罪不至死,你憑什么殺我,你要是想殺我,我就跟你拼了,你這個身份來歷不明的女人!”

    “哼,你罪不至死誰該死?”

    元妃說著朝外面一招手,一個身材瘦的宮女走了進來。

    皇后看到這個宮女,面色一變,她終于知道自己眾叛親離,身邊再無一人可信。

    這宮女正是含煙。

    含煙原來是伺候太后劉阿的宮女,后來被皇后收買,那日皇后對太后下手,含煙是幫兇。

    “含煙,本宮待你不薄,你,你竟然投靠元妃,什么時候?”

    含煙看了一眼元妃,有些畏懼。

    “皇、皇后,對不起。”

    “你說,元妃給了你什么你才要背叛!”

    含煙低下頭去,元妃并沒給她什么,只是捏住了她的把柄。

    元妃走到皇后身旁,貼著她耳邊低聲道:“司空文嵐,你若揪著本宮的身世不放,那本宮就將太后的真正死因說出來,看看誰的罪更大!”

    皇后臉色刷地一下變得蒼白,身子癱軟下來,元妃只是出身神秘,就算她是異域女子,也不一定能羅織到什么罪名,但謀害太后可是誅九族的大罪,沒人能扛得住,她怨恨地看著含煙,心里疑問元妃怎么知道她們害死太后?

    其實元妃是訛詐,她讓人喊來含煙,只說有人看見她和皇后一起害死太后,含煙就什么都招了。

    元妃直起腰,她不理皇后去看司空滿。

    “司空大人,您覺得這份詔書有無不妥?”

    司空滿撲通一下跪下,朝元妃和趙華文磕頭道:“司空滿教女無方,多謝元妃娘娘,多謝元妃娘娘寬容!”

    皇后明白,自己死了,可將所有罪名推到她身上,而司空家能不能留下一線生機,還在元妃的一念間,皇后眼淚再也止不住,自己這是一著不慎滿盤皆輸,早知道她要先鏟除元妃,再來進行第二步。

    元妃一招手,黃吉恩走到元妃面前,將郜太尉起草的那份草詔遞了上去,元妃看罷點點頭。

    “好,那你們就在上面簽字吧!”

    “是。”

    郜太尉一副低眉順眼的樣子,林誠勇看了恨不得上去踹他一腳。

    黃吉恩將那份詔書遞到郜太尉面前,郜太尉看也不看,提筆在上面簽上自己名字。

    太子肇恒一直留意黃吉恩,只見他朝自己微微搖搖頭,心里忽然一亮,這個大太監剛才不知做了什么,他一定有用意。

    黃吉恩又把那份詔書端到司空滿面前,司空滿掩面嘆息一聲,也簽上了自己名字,黃吉恩又將詔書遞到林誠勇面前。

    “我是不會簽的!”

    林誠勇恨恨道。

    黃吉恩點點頭,彎腰退到元妃身旁。

    元妃從懷里拿出玉璽,還想再看一遍詔書,黃吉恩一指詔書的簽名處。

    “娘娘,玉璽要蓋在這里,不然不能生效。”

    這時從外面進來一個太監,他手上托著一個盤子,上面放著一段白綾和一杯酒。

    大殿中沒一人替皇后求情,剛才皇后怎樣對待其他人,大家都親眼看見。

    “不,不要蓋章!”

    皇后朝前沖來,她雙手張開想要掐住元妃脖子,楚春雷猛地抓住她頭發,將皇后扯倒在地。

    元妃用力將玉璽蓋下,得意地一笑。

    黃吉恩躬身一禮退下,待玉璽印章干透,這才心卷起來收好。

    皇后被按在地上,她艱難地抬頭,眼中滿是凄厲之色。

    “好,好,既然元妃娘娘這么絕情,那我也無可選擇,請念在我們姐妹一場,答應姐姐臨終前的最后一個請求。”

    “哦,你最后的請求是什么?”

    “請讓姐姐最后再見陛下一面。”

    “這個——”

    “姐姐這是最后的請求,你要是不肯成全,我死也不喝酒、不上吊!”

    林誠勇一直冷眼旁觀,這時他上前一揖。

    “臣等愿陪皇后娘娘一起拜見陛下,若不答應,就將我們一起賜死吧!”

    這話一出,元妃頓時惱怒,她正要發作,肇恒居然鼓起勇氣站起來。

    “兒臣也要見見父皇,就算遠遠看一眼,兒臣也心滿意足!”

    肇旭、肇弋也跟著點頭,兩人雖然不能說話,但情緒都寫在臉上,見過父皇,要殺要剮也就認了。

    東平親王咳嗽一聲,開口道:“娘娘您詔書既然擬好,總要宣讀吧,我們去見陛下,當眾宣讀詔書才是,太子說得對,哪怕我們遠遠望一眼!”

    林誠勇鄙夷郜太尉,郜太尉卻鄙夷東平親王,肇東平這個軟骨頭,這么快就倒向元妃,他嘴里好像幫著太子,其實是提醒元妃,讓皇后這些人只遠遠看一眼,遠遠看一眼有什么打緊!

    “你們想做什么,想造反嗎!”

    楚春雷大叫一聲,嗆啷拔出佩劍,他第一次刺殺邢江那把劍已經換了。

    林誠勇幾人冷冷看著楚春雷,楚春雷額頭青筋直暴。

    元妃其實對眾人去見皇上并無意見,她猶豫的是要對哪些人宣詔,這份詔書的影響,一定要擴大到最大,但又能在自己控制范圍內。

    正在這時,外面天上響起一聲哨叫。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sodic.live/xs/0/430/26195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