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其他小說 > 青眉煮酒 > 第77章 不給面子

第77章 不給面子

推薦閱讀:網游之劍逝邪王絕寵:醫品特工妃殘王霸寵:重生逆天小毒妃斗天武神道家祖師九代廚神清穿:重生一世重生金牌棄婦奶爸的異界餐廳精靈之黑暗蟲師

    玥兒回了白妵殿,先去偏殿喊醒如冬。

    如冬揉著眼,一副做夢未醒的樣子。

    “你以后不能睡懶覺了,隨時要警醒,不然會被人懷疑的!”

    玥兒把剛才的事一說,如冬也嚇了一跳。

    “您是說,有人在悄悄監視我們?”

    “不錯,但我不知道那人是誰,有什么目的。”

    如冬又慌亂起來。

    “那我們怎么辦?”

    “不怎么辦,我們不動,看她下一步要做什么。”

    玥兒坐在梳妝臺前,如冬開始給她化丑妝。

    “對了,你認識些什么人,有沒有誰能經常出宮去辦差的?”

    “御膳房的采辦太監雍景,他能不時出去辦點事。”

    “哦,能不能悄悄把他叫來,我有件事想托他辦。”

    “應該可以,雍景這家伙好像幫幾位嬪妃在外面偷偷采辦,誰出手闊綽,他就幫誰,好像林昭儀最近叫他辦事辦得多,這個人有錢就能請得動!”

    玥兒連忙搖頭。

    “不行,有錢就請得動的人,口風不嚴,還有沒有其他人?”

    “雍景手下有個小太監,叫牛燾,好像經常跟著雍景出去買菜搬運,他有點傻乎乎的,不知道行不行?”

    “行,你想辦法喊他來見我。”

    “是,娘娘。”

    玥兒的計劃是,讓柳二爺的手下給自己準備做人皮面具的工具,她不能總是花很長的時間去化妝,那樣太麻煩,只是自己出不了宮,就只能派人從宮里帶命令出去。

    想著昨天跟百里妃的約定,玥兒將白妵殿收拾了一番,又讓如冬把花園清掃一番。

    如冬拿出一把大剪刀,在花園中剪起雜草來。

    白妵殿的花園不算小,但十分荒蕪,地上堆著好幾堆亂石,應該是別的宮殿庭院清出來的垃圾,那坑井在一個角落,因為亂石傾倒,所以白天看并不顯眼,玥兒爬出來后,就再也沒去管過。

    “那邊不用管,就讓它荒著好了!”

    玥兒可不想清理完了,讓人一進來就看見這里有個坑井。

    如冬答應一聲,她是巴不得偷懶。

    此時已接近午時,還沒人來,一切安安靜靜。

    “娘娘,您不是說今天會有人來拜訪白妵殿嗎?”

    “是啊。”

    “奇怪了,怎么一個人影都沒有?”

    “應該快了吧,我估計呀,各位嬪妃都像你一樣,喜歡睡懶覺。”

    玥兒話音剛落,院外就傳來腳步聲。

    接著,一個女子的聲音叫道:“雛菊殿昭儀林婷婷、安華殿貴儀董小靜前來拜見端妃娘娘,請開門。”

    “是林昭儀和靜貴儀!”

    如冬叫了一聲。

    玥兒眉頭皺了皺,她以為是百里妃,卻想不到林昭儀和靜貴儀先來,這兩人絕不會有好事。

    “去開門吧。”

    “是——”

    殿門一開,林昭儀和靜貴儀走了進來,她們身后跟著一個中年內監和八個宮女。

    玥兒有些奇怪,她們帶這么多宮女來干嗎?她卻不知道,這八個宮女,四個是林昭儀和靜貴儀帶的,另外四個卻是那位中年內監帶來的,其中一個宮女抱著一壇酒,一個宮女拎著一個大竹籃。

    一般伺候貴妃的宮女太監滿額是八人,但宮里人手緊缺,一般嬪妃都配不齊,林昭儀卻是例外,給她足額配了六人。

    林昭儀今天換了一身淡紫色的薄紗大袖,頭上隨意挽了個朝云近香髻,她的五官精致,膚色白嫩,就算只一抹淡妝,依然青春明麗,楚楚動人,相比臉上,她身上卻十分講究,頸飾、胸飾一件不少。

    靜貴儀跟在林昭儀身后,一副極不情愿的樣子,她穿了一身錦衣對襟,臉上好像還沒來得及化妝,比昨晚要顯得老不少,看上去接近三十。

    林昭儀還未走近,就大驚小怪地叫道:“玉姐姐,怎么您住在這種地方呀,也太寒酸了吧?”她故意不稱端妃娘娘,顯然沒把玥兒放在眼里。

    玥兒迎上前,淡淡道:“昭儀妹妹這是什么話,圣恩眷顧,有這樣的地方住,我已滿足。”

    林昭儀上前對玥兒抬抬手算是行禮,神態十分倨傲,靜貴儀則是欠欠身。

    “姐姐,您的心可真寬啊。”

    “無須心寬,知足常樂。”

    林昭儀故作孱弱地摸了一下胸口。

    “唉,昨天喝得爛醉如泥,今早醒時,皇上都已上朝去了。”她這么說,顯然是炫耀皇上又在雛菊殿過夜。

    “妹妹深得圣心,教人好生嫉妒。”

    林昭儀掩嘴一笑,夸張地道:“也不是了,是皇上厲害,對了,太后的雪蓮養顏生肌膏你服了沒有,讓妹妹看看是不是變得漂亮些了?”

    林昭儀戲謔地笑著,有些肆無忌憚。

    “多謝妹妹掛懷,再神奇的膏藥,也不可能馬上生效。”

    “嘻嘻,妹妹我是個急性子了,想馬上看到效果,怎么辦?”

    她一揮手,有兩個宮女放下手里的東西,上前準備扯下玥兒臉上的紗巾。

    玥兒退了一步,喝道:“妹妹,你這是什么意思,看來你酒還沒醒,來白妵殿發酒瘋了是不是?”她抓住兩個宮女的手用力一甩,兩人頓時退了數步,齜牙咧嘴,臉上露出痛苦之色,她們想不到端妃的手勁這么大。

    林昭儀哈哈一笑,擺擺手,兩個宮女退下來,她轉身看著靜貴儀。

    “姐姐,您昨天逼我喝醉,有什么要說的?”

    “妹妹,你可不要冤枉好人,是你自己說要喝,姐姐只不過提醒了一句。”

    靜貴儀一臉委屈。

    “是啊,所以妹妹今天特意帶了一壇昨天的桂花酒來,請兩位姐姐嘗嘗!”

    林昭儀一揮手,一個宮女抱起酒壇放在花園的一張石桌上,另一個宮女則從提著的籃子中取出大碗。

    靜貴儀以為林昭儀約自己來是為難端妃,想不到她要連自己一起報復。

    “妹妹,你,你是不是弄錯了?”

    “姐姐,你說呢?”

    林昭儀戲謔地看著靜貴儀,一臉嘲諷。

    靜貴儀恨得牙根直癢,偏偏很無奈,林昭儀的囂張在后宮很出名,眾位嬪妃對她只能忍氣吞聲。

    “哦,妹妹今天來,是要罰姐姐和端妃娘娘喝酒嗎?”

    靜貴儀故作輕松地一笑。

    “姐姐,您這是什么話,妹妹是請你們喝酒,加深一下感情,怎么叫罰?”

    “嗯,妹妹說的是,那姐姐就先干一碗。”

    靜貴儀這么說,算是向林昭儀低頭了。

    玥兒昨晚還只以為林昭儀是個任性妄為的小姑娘,沒想到她竟這樣張狂,心中十分生氣。

    一個宮女打開酒壺,在碗中倒滿酒,靜貴儀走上前,端起碗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有宮女給林昭儀搬來一張椅子,她慵懶地坐下,又斜眼看著玥兒,仿佛這里她才是主人。

    倒酒的宮女又倒上一碗酒,端到玥兒面前。

    “端妃娘娘,輪到您了,您也干了吧?”

    玥兒知道,自己這一碗酒喝下去,等于也是向林昭儀低頭,以后在宮里再見到她,怕是抬不起頭來。

    “我不知道宮里還有這樣的規矩,妹妹這是向姐姐敬酒,還是示威?”

    林昭儀眼中閃過一抹厲色,隨即掩口而笑。

    “喲,姐姐,您怎么能用示威這個詞,太傷人了,妹妹有什么資格在您面前示威,今天這酒,您若不喝也沒關系,只是不給我面子而已。”

    Ps:書友們,我是阿風八千,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zhuishu91(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sodic.live/xs/0/430/26173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