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其他小說 > 青眉煮酒 > 第73章 田家樂

第73章 田家樂

推薦閱讀:重生之極品仙帝這個地球有點兇限量萌寶,了解一下終極學生在都市籃壇紫鋒惹火甜妻:老公大人,寵上癮!六指詭醫和校花荒島求生的日子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無限黑暗年代

    雖然玄靈開口,但林昭儀還是不依不饒,道:“小花魁,你不是多才多藝嗎,聽說你的琵琶也彈得也不錯,那就彈一曲《將進酒》吧,我知道這個曲子你上次彈過,對了,讓教坊司的樂工跟你一起彈,看誰彈得好,如何?”她說完,還得意地瞟了一眼玄靈。

    那小花魁急得冷汗直冒,這要是被發現假冒,可是欺君之罪。

    “太后娘娘、皇上、皇后娘娘,玥兒今天能否吹簫一曲,這,這琵琶實在也彈不得。”

    除了玥兒,所有人都有些奇怪。

    林昭儀道:“小花魁,你怎么了,我可是聽說你琴棋書畫樣樣了得,怎么今天這個不行,那個不行?”

    那小花魁伸出手,道:“前幾天我和大鳥公主比劍,不小心受了傷,手指不能用力,所以也無法彈琴。”

    玥兒暗暗猜測,這假冒自己的小花魁,或許只會吹簫。

    林昭儀覺得十分掃興,她此時已沒興趣聽小花魁吹簫,看到坐在太后身后的玥兒,心中立刻妒火燃燒,后宮最討厭的端妃居然搶了自己位置,這讓她如何能忍?

    “太后娘娘,婷兒聽說大麗國有一種樂器,名曰葫蘆簫,不知我們樂工中有沒有人會吹奏?”

    這林昭儀名叫林婷婷,出身也是顯赫,林家數代為官,其父林誠勇現任樞密院副使,權傾一方,他在朝中和郜太尉很不對付,兩人常常因為政見不同而吵架,若不是司空滿鎮得住,他們甚至有可能上朝打架。

    太后不知林昭儀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對下面詢問道:“周尚功,你主管教坊司,可有吹葫蘆簫的樂工?”

    只見周尚功走了出來,鞠躬道:“教坊司樂工兩百二十一人,有葫蘆簫樂工一人,太后需要,隨時可以喚出來演奏。”

    玥兒猜出林昭儀的用心,不由暗暗冷笑。

    果然,林昭儀笑道:“臣妾知道大麗國人人會吹奏葫蘆簫,端妃娘娘身為大麗國公主,不妨獻上一曲,也算是對太后娘娘賞賜丹藥的答謝,如何?”

    玄靈這才注意到太后身后還有一人,居然是后宮傳聞最惡的端妃,不由十分詫異。

    太后點頭道:“好,林昭儀這個提議不錯,端妃進宮以來,還未有機會展示才藝,今日正好補來。”

    玥兒忙跪拜在地,道:“太后、皇上、皇后,林昭儀所言并不盡然,大麗國并非人人都會吹葫蘆簫,而且臣妾入宮年余,尚未碰過這件樂器,早已生疏,若在此演奏,怕是徒增笑柄。”

    玄靈的眉毛揚了揚,他覺得端妃的聲音十分好聽,好像不是記憶中那么刺耳,不由多看了玥兒一眼。

    林昭儀有些生氣,雙手叉腰道:“今天是立冬的節日,這么喜慶的氣氛,為何一個個推三阻四,難道你們都是假冒的?”

    這話一出,那小花魁嚇得身子一顫。

    玥兒淡淡一笑,她知道箭在弦上,如果自己不表演,反而會引起懷疑,當下對太后鞠躬道:“臣妾不敢推三阻四,既然有樂工會吹葫蘆簫,那臣妾斗膽,在這里獻上一段大麗國舞蹈,請太后恩準。”

    太后笑道:“哀家覺得甚好。”她又看著皇后,問道:“嵐兒,你的意下如何?”

    嵐兒是皇后的小名,她全名司空文嵐,乃是當朝宰相司空滿的女兒,司空滿能權傾朝野,宮中的助力就來自這位皇后女兒,不過司空文嵐最不得志的是,她生了兩個女兒,卻沒兒子。

    皇后笑道:“太后喜歡,嵐兒有何不允,只是今日既是第一次,臣妾覺得太后要有賞有罰。”

    “哦,什么賞罰?”

    太后覺得有點意思,玥兒卻是想著皇后會打什么主意。

    “太后您不是拿雪蓮養顏生肌膏作獎賞嗎,玉兒妹妹要是跳得不好,要罰酒三杯,皇上您說是不是?”

    玄靈無所謂,他對端妃無好感,也沒有多大惡感,雖然傳說端妃怪癖,但剛才說話倒也得體,便道:“今日高興,朕當然也贊成。”

    太后哈哈大笑,道:“好,這個主意好,玉兒,你一定要好好跳,跳得好,哀家還有賞!”

    林昭儀又站了出來,她不知從哪里拎來一個大壺,道:“罰酒三杯,怎抵得上一瓶雪蓮養顏生肌膏的珍貴,臣妾以為,端妃至少要將這壺酒喝了!”

    玥兒暗罵林昭儀陰險,三杯酒下肚,最多暈眩,這么大一壺酒下肚,非醉不可,要是醉了丑態百出,那以后端妃在宮里更沒樣子。

    太后對玥兒道:“端妃,林昭儀這個建議,你可接受?”

    玥兒笑道:“好啊,不過玉兒要是跳得好了,林昭儀這一壺酒可要自斟。”

    “好,很好,好啊。”

    太后一疊聲贊成。

    下面也一片呼應之聲,玄靈看著林昭儀,投去戲謔地一瞥,暗道:“你想害人,結果惹禍上身。”

    “好,要是大家都說贊成,臣妾就干了這壺酒,不過我要是醉了,誰送我回雛菊殿?”

    林昭儀要的是出風頭,并不在乎輸贏,玄靈有些尷尬,他不敢當眾接話,只揮手道:“既然如此,那就開始吧,朕也第一次看端妃跳舞,一定要好好瞧瞧!”

    這時周尚功已將那名吹葫蘆簫的樂工找來,這是一個中年女子,她穿著大麗國的服飾,頭上還扎著紅白色的布巾。

    玥兒走下臺,來到那樂工身前,那樂工急忙施禮。

    “你會吹田家樂嗎,有沒有甩鞭舞的帽子?”

    玥兒記得端妃那本小畫冊上,最簡單又最難的舞蹈是田家樂,簡單是它動作不多,難是要甩頭轉圈。

    那樂工眼中光芒一閃,露出敬畏之色,道:“有,當然有,只是田家樂太難,沒練過的根本跳不了,請娘娘三思。”

    玥兒微微一笑,道:“你吹來無妨,能不能跳,本宮心里有數。”

    那樂工應了一聲,去找帽子,玥兒脫下灰色云紋大袖,露出里面的大紅坎肩和白色對襟。

    眾人咦了一聲,太后瞥了一眼玄靈,意味深長地道:“端妃是早有準備,剛才是故意推脫,其實皇上要多多體察眾位妃嬪的心情,給予照顧。”

    太后知道后宮嬪妃們每天都化好妝容,只期盼皇上點自己侍寢,只可惜總是望穿秋水,得不到臨幸。

    玄靈豈能聽不出話音,這是責怪他后宮沒有雨露均沾,有些尷尬地道:“是,是,皇兒以后多多思慮。”

    皇后卻是心里暗暗嘆道:“難怪太后不點林昭儀上來,原來是不想皇上把三千寵愛放在一人身上,所以她老人家故意點端妃,反正端妃幾乎廢人,皇上不可能寵愛,大家也不會吃醋,老人家真是用心良苦!”

    不多時,那會吹葫蘆簫的樂工拿著一頂奇異的帽子回來,她放下帽子就吹起葫蘆簫,樂聲一起,整個大殿為之一振。

    這樂曲十分歡快,玥兒戴好甩鞭的帽子,走到臺下中央,款款向臺上跪倒,她雙臂張開,身子一展便向后仰去。

    玥兒的腰肢十分柔軟,這一仰倒,后腦就幾乎碰到腳后跟。

    眾人大出意料,發出一陣驚呼。

    太后指著下面嘖嘖贊道:“你看看,你看看——”

    玥兒踩著節奏,身子律動起來,她在百花班練的是繩伎,也就是在繩上跳舞,身體動作雖然不大,卻十分舒緩。

    Ps:書友們,我是阿風八千,一款免費App,支持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zhuishu91(長按三秒復制)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sodic.live/xs/0/430/26171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