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其他小說 > 青眉煮酒 > 第55章 你是老胡的人

第55章 你是老胡的人

推薦閱讀:異能小神農高能來襲仙武帝尊極品飛仙我是至尊血妖姬大明夜客功法修改器論狐妖的108種吃法我有十個天賦位

    玥兒沒想到這女人如此惡毒,她還以為祝婆婆會懺悔,畢竟是她讓梁一郎來害自己,誰知這妖婆到死都怨恨,她一下站起身,退了兩步。

    祝婆婆眼中滿是怨毒。

    “好,這個秘密,我只告訴你,你誰都不要說!”

    這話說完,祝婆婆身子一顫、雙腿一蹬,就此一命嗚呼。

    慕容七兒欲哭已是無淚。

    王娘厭惡地瞪了祝婆婆最后一眼,轉頭對玥兒問道:“祝媽媽最后要告訴你什么秘密?”

    玥兒憤恨地道:“她就是惡毒地詛咒我!”

    “不,祝媽媽說了,我聽到她說話了,大家也都看到了!”

    慕容七兒恨恨地道。

    玥兒大怒。

    “我跟她非親非故,她干嗎不告訴你,要告訴我?”

    “因為她恨你呢?”

    “不可能,沒有這樣的道理!”

    野樂嘢終于忍不住開口。

    “怎么回事,這是畏罪自殺嗎,難道這場比試,有見不得人的地方?”

    李大昊哼了一聲,祝婆婆死了,倒是一了百了,什么罪名都一個人帶走。

    “二王子,凡事必有起因,你怎么知道她是畏罪自殺,畏的什么罪?”

    辛將軍點點頭。

    “慕容姑娘,你知道原因嗎?”

    “我,我不知道。”

    慕容七兒留下淚來。

    人叢中走出一個干瘦老者,他朝辛將軍等人跪倒,開口道:“老奴忝為三生閣管家,略知一二。”

    “哦,什么原因!”

    鐘管家臉色灰白,咳嗽一聲道:“祝媽媽她,她是輸了賭約。”

    慕容七兒一下想起,十天前那個晚上,她在花園看到祝婆婆的金絲貓進了一棟小樓,那棟小樓平時不許人靠近,她好奇地跟過去,一直跟進地下室,沒想到一進去,身后傳來腳步聲,她情急中鉆到一張桌下,恰巧看到祝婆婆帶著杞花宮特使進來。

    王娘卻是在暗忖:“老妖婆輸了三生閣,又不能在留在大風城,所以自殺身亡,但她就算沒了三生閣,還有聆音樓等好幾家產業,全賣掉的話還是很有家底,何必自尋短見?

    “什么賭約?”

    辛將軍問。

    “除了三生閣,祝媽媽把聆音樓等也全部壓上,這一次她輸得一無所有。”

    辛將軍有些奇怪,道:“她干嗎全部壓上?”

    鐘管家搖搖頭,道:“這個老奴并不知,只是隱約覺得,最近祝媽媽好像在籌一大筆錢。”

    王娘和瑩瑩姐對望一眼,心中各自生出疑云,祝婆婆身家不菲,這突然之間需要一大筆錢干嗎?

    慕容七兒心里雪亮,真正害死祝婆婆的應是那個神秘的杞花宮,祝婆婆之所以要去賭,就是要完成杞花宮那筆獻金,但她不敢說出來。

    辛將軍哦了一聲,嘆息道:“原來祝媽媽壓上身家去豪賭,以至于一無所有,這就怪不得別人,只怕馬上就有債主上門來收債了!

    慕容七兒哭道:“不,不,祝媽媽死是有原因的,不是這么簡單!”

    “哦,慕容姑娘,你說不是這么簡單,那是什么原因?”

    “我,我——”

    慕容七兒遲疑了半天,還是不敢說出杞花宮三個字。

    鐘管家無奈地道:“姑娘,祝媽媽已死,以后,我們都好自為之吧。”

    “什,什么意思?”

    慕容七兒狐疑地望著鐘管家,她聽出他的話中有話。

    人叢中站起一個肥胖的錦袍老者,這老者五十開外,光頭,一臉橫肉,脖子上長了兩個肉瘤,最讓人惡心的是,肉瘤上還長著黑毛,他手里轉著兩個鐵核桃,嘿嘿笑著。

    “慕容姑娘,祝婆婆把你的賣身契押了一個天價,這一場你輸了,就是我老胡的人!”

    慕容七兒猶如被雷劈中,頓時整個人都僵在那里。

    有人認出這錦袍老者,乃是北門做綢緞生意的胡冬胡老爺子,這胡老爺子人稱胡老怪,是個極有怪癖的家伙。

    “老胡,你的天價是多少?”

    有人問道。

    “保密,這個保密!”

    胡老怪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野樂嘢此時已沒興趣深究,今天的比武實在掃興,完全沒有達成他的計劃。

    “辛將軍,既然出了這樣的亂子,那就辛苦您掃尾吧,我等先告辭了!”

    辛將軍點頭道:“好。”其實祝婆婆的死活他沒放在心上,今天這場比試小花魁獲勝才是關鍵。

    “等等——”

    慕容七兒忽然清醒過來,她大叫一聲,走到十三公主面前,撲通一下跪下,磕頭道:“公主殿下,慕容七兒愿意成為您的牽馬人,永遠服侍在公主左右!”

    這話一出,胡老怪一張肥臉立刻變成豬肝色,叫道:“我不同意!”

    十三公主搖頭,輕蔑地道:“我要你干嗎,你有什么用?”

    “因為,因為我知道一些您想知道的事——”

    慕容七兒咬咬牙,如果十三公主肯收下她,她不惜把杞花宮的秘密告訴她,反正杞花宮的勢力是在大崋,而不是大鳥。

    “哦,本公主想知道什么?”

    慕容七兒張口結舌不敢說出原因,她覺得人叢中已經有人在盯著自己。

    這時野樂嘢已經帶著眾侍衛向門口去牽馬,十三公主皺眉道:“你想好編什么謊話再來吧!”說完,也不理慕容七兒,朝長廊走去。

    慕容七兒轉身撲通一下跪在曹公子面前,伸手抓住他的衣擺,磕頭道:“殿下,殿下,求求您救救七兒!”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驚呆了,十三公主也驀地停下腳步。

    曹公子的真正身份乃是九皇子肇駒,現在慕容七兒突然開口叫破,他以后再也不能用這個身份出來行走。

    “你,你胡說什么!”

    一直假冒曹公子身份的肇駒一張俊臉漲得通紅。

    “殿下,您要是不肯出手,七兒就只有死在您面前!”

    “你松手,你快松手,我,我是曹公子,不是什么殿下!”

    肇駒有些手足無措,他不明白自己這個身份,慕容七兒怎么知道,如果慕容七兒知道,還有多少人知道?

    “殿下,不管您是不是殿下,都請救我,現在只有您能救我了!”

    胡老怪神情緊張地看著肇駒,這個玉面小生如果真是一位皇子,那自己不可能跟他爭。

    肇駒搖搖頭,道:“在下有心無力,恐怕要有負姑娘了!”

    慕容七兒眼中露出絕望之色,猛地一頭朝那塊三生石碑撞去。

    玥兒就在邊上,她眼疾手快,伸手去拉,慕容七兒身子被拉得一頓,但還重重撞在石碑上,嘭地一聲,她撞破額頭,鮮血直流。

    “不用你假心假意,讓我死,讓我死!”

    玥兒心中一酸,倘若換了自己,她也會一頭撞死。

    “等等,你不要死!”

    十三公主轉回身來,她眼中有奇異的光芒。

    “本公主改變主意了,慕容姑娘,你跟我走!”

    胡老怪忙叫道:“不行,不行,我是慕容七兒的新主人,我不同意!”

    十三公主大怒,刷地一下抽出腰刀,一下架在胡老怪脖子上,道:“你再說一遍!”

    胡老怪身子發抖,哆嗦著說不出話來。

    十三公主哈哈一笑,呼哨一聲,一匹白馬穿過長廊跑進來,她收刀翻身上馬,慕容七兒抹了一把額頭的鮮血,跑過去牽起韁繩,十三公主回頭看了一眼肇駒,嬌嗔地道:“殿下,我們后會有期。”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sodic.live/xs/0/430/26169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闯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