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文學 > 其他小說 > 青眉煮酒 > 第29章 舉一反三

第29章 舉一反三

推薦閱讀:重生之極品仙帝這個地球有點兇限量萌寶,了解一下終極學生在都市籃壇紫鋒惹火甜妻:老公大人,寵上癮!六指詭醫和校花荒島求生的日子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無限黑暗年代

    玥兒對慕容七兒三女問道:“三位姐姐,請問你們有何高見?” 史詩琴道:“司空公子說了,但我覺得常山趙子龍很厲害,不是有詩云——紅光罩體困龍飛,征馬沖開長阪圍,四十二年真命主,將軍應得顯神威。” 朱梓怡道:道:“梓怡覺得,周郎文武全才,遙想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雄姿英發,這算不算第一?” 慕容七兒后悔說得晚,她搜索枯腸也沒想到誰能第一,只能訕訕地道:“你們都說了,七兒覺得,馬、馬超也很厲害。”她想了半天,沒想到關于馬超有什么詩詞記載,一時有些尷尬。 玥兒微蹙雙眉,咦了一聲。 “怎么司空公子和三位姐姐也落了下乘?” 之前司空復說玥兒回答典故與典實落了下乘,沒想到玥兒現在還回來。 “哦,我們哪里說得不對?” “司空公子和大家說了這么多,也都是記載和傳說,那玥兒是否可以說,這是人人都知道的常識,說來何益?玥兒不敢一聲嘆息,只能在這里表示疑惑了。” 這是司空復剛才取笑玥兒的話,現在被還回來。 “那你覺得是誰?” 司空復臉上有些掛不住。 “說到正史,玥兒不知司空公子為何要推崇張遼、文鴛,古人夸贊武將武力時總說,當世推其驍果,皆以為關、張弗之過也,可見關羽、張飛明明是正史中最厲害的武將。” 玥兒想起爹爹講話的模樣,居然搖頭晃腦起來。 其實正史的記載,也不好比較,畢竟關公戰秦瓊不在同一時期,也唱不到一出戲去。 “這只是你的見解,我說是張遼、文鴛,也是有記載為證的。” “好,正史且不說了,在野史上,別人說呂布、關羽可以,但唯獨公子不可,三國最厲害的武將,不是關、呂,而是蜀國大將黃忠黃漢升。” 所有人都有些疑惑,不知玥兒回答黃忠有何依據。 “哦,你說我不可以,為什么?” “說來真巧,公子乃是南陽世家,那黃忠將軍也是南陽人氏,您理應以家鄉為榮,難道不是?” “這個,也不能為了都是南陽人,就把黃忠將軍奉為三國第一吧?” “怎么不行,關公和黃忠戰長沙時,兩人打得旗鼓相當,那時黃忠已經六十多歲了,他這么大年紀還能和壯年的關公打成平手,可想年輕時有多厲害,怎么就不是三國第一?” 司空復張口結舌,沒想到玥兒的道理在這里。 “可,可是那也只是傳說。” 玥兒微微一笑。 “公子剛才不是贊了詩琴姑娘,她說用典無須典實,在適當的文章中,可以想當然爾,既然公子提到野史,那就按野史來說,黃忠排第一并無不可,況且不同時期厲害的將軍也不一樣,典韋、許褚都是厲害之極,我說出了自己的道理,這就是剛才公子指出的無須對錯,怎么公子自己忘了?” 司空復臉上發燒,他發現自己居然辯不過這個丫頭。 史詩琴看到司空復有些發怔,生怕影響到這一題裁定,忙道:“剛才司空公子提到的是詩文,玥兒姑娘說的是史,正史和野史不可相提并論吧?” 玥兒露出微笑,對史詩琴道:“正史的空白處,自然需要野史補充,如果人人都有令師蘇學士的身份地位,那是否人人可以想當然爾去編造典故,試問天下幾人能有火眼金睛,可以分辨出真假是非,一笑置之?” 史詩琴辯論本就不行,被玥兒問得張口結舌,坐在一邊慕容七兒終于忍不住要出頭,她氣勢洶洶地道:“玥兒姑娘,請問你這是什么意思,難道你是說司空公子這一題出得不對了?” 玥兒淡淡一笑。 “沒有對與不對,既然是出題,我們講出自己的道理即可,這是考你的見識,難道你還沒領會到司空公子剛才說的典故與典實奧義?” 慕容七兒頓時被問住。 玥兒轉身又對司空復道:“是不是這樣,司空公子?” 司空復一時竟找不到反駁之辭,到這個時刻,他只能尷尬地點頭,他滿以為小花魁這種場面,自己應付可以綽綽有余,誰知被一個小姑娘說得啞口無言。 慕容七兒自認口才犀利,在四位姑娘中應當獨占鰲頭,誰知竟被玥兒說得無言以對,朱梓怡見勢不妙,閉嘴沒有說話。 曹公子鼓掌道:“說得好,玥兒姑娘舉一反三,有禮有節,真是精彩!” 李大昊拍著桌子道:“這一題,毫無疑問是玥兒姑娘勝了,無論是見識還是技藝,都力壓群芳!” 歐陽牧看著郜衙內。 “衙內有何高見,你以為這一題,該誰獲勝?” 郜衙內跟司空復是一邊,如果司空復要為難這個小姑娘,自己可不能幫她,于是眼珠一轉,道:“這一題是司空公子出的,前面已經答完,后面玥兒姑娘講的雖然也有道理,不過不能算作答題,所以本衙內以為,應是詩琴姑娘獲勝!”他這個判定有些無賴,嘉賓座位上不少人搖頭。 歐陽牧哈哈一笑。 “郜衙內所言差矣,老夫以為,玥兒姑娘的彈唱技藝非凡,后面的反證更是精彩絕倫,所以,這一題理應是玥兒姑娘獲勝,老夫可惜的是,蘇大學士沒在這里,這老家伙最喜與人辯論,他和玥兒姑娘對上,一定萬分精彩。” 王娘一陣狂喜,這一題如果玥兒獲勝,那今年的小花魁就是霜葉館,想不到自己千辛萬苦多少年,如今終于要將小花魁攬于門下。 此時四位嘉賓二對一,只要曹公子投玥兒一票,她就能得三票,眾人都以為曹公子要投給玥兒,誰知他呵呵一笑,轉頭去看史詩琴。 “玥兒姑娘是表現上佳,不過她若勝了這場,今年的小花魁就沒了懸念,所以這一題,我要判給詩琴姑娘獲勝!” 這一下王娘大感失望,如果曹公子投給玥兒,那她就是今年的小花魁,前一次石榴子輸給沐婉琳,也是先勝兩場,后來惜敗,今天會不會歷史重演? 現在四位嘉賓投票是二比二,輪到出題人司空復來斷勝負,他玩味地看了一眼玥兒,皮笑肉不笑地道:“既然懸念結束過早失去意義,那在下也隨曹公子之意,斷給史詩琴姑娘獲勝好了。” 司空復這么說,顯然心底也是承認這題應該玥兒獲勝。 這一下史詩琴喜極,沒想到自己獲勝,只是這一題的勝負有些牽強,她是撿了漏子。 嘉賓席上發出一片惋惜之聲,尚文達哼了一聲,道:“要是老朽,也判詩琴姑娘獲勝,白馬非馬,狡辯無益。” “尚老莫非是對那位玥兒姑娘有成見?” 一個藍衣老者忍不住開口道。 尚文達老臉一紅,搖頭道:“我認都不認識這丫頭,有什么成見。” 藍衣老者哈哈一笑,道:“我怎么聽說王媽媽請您教過書法,結果被玥兒姑娘羞辱出來了?” 尚文達大窘,氣急敗壞道:“胡說,胡說,你聽誰說的!” 藍衣老者微微一笑,別過頭去再沒說話。 而場上的玥兒聽到這題的決斷,也沒露出失望之色,她參加這次小花魁之爭的目的已經達到,只要不墊底,就能留在大風城,不被王娘賣掉。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免注冊)5分鐘內會處理

本文網址:http://www.tsodic.live/xs/0/430/26166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m.mhtwx.cc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牛仔骑马闯关